R乐出没频繁,偶尔掉落其它CP

【R乐实验组】繁星之子眼里的繁星之城

【R.乐实验组】繁星之子眼里的繁星之城

——又名在摩乐乐眼里还是苏得起来的RK,

——OOC,各种意义上,双乐出没,私设巨多,写到最后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午夜,总是午夜,天空深邃的蓝色中装点着几颗星,“这个时候对年轻人来说是最重要的时候”,大伯总是这样说。然而我总是在这个时候睡不着,而且能够听到虽然断续的,但还是清晰的——乐乐侠的声音,我是不可能对和乐乐侠对话感到厌倦的,甚至为我们是一体而感到由衷的高兴。







我的主观意识和记忆,开始和乐乐侠的有所重合,相信很快就可以,某种程度上见面了。不过这还是个漫长的过程。





游轮事件后,我身体明显的变化一度让我迷茫,不过多亏某些来自外界的帮助,像如今这样慢慢的等待那个时候来临,对我来说是可以接受得了了。




话题拉回来,这一次只说RK的。




不过乐乐侠真的很帅啊,他好帅啊。




我在想这是第几次,莫名出现在一个飞艇的上方,并且我关于离开天空树飞行的记忆,一丁点儿也没有。




或许乐乐侠是闲着没事才来骚扰这个人,可是为什么每次都要把我换回来……




每次我都只是好奇的看一下艇内人的情况,不过这一次我想走进去看看。




高空的冷风猝不及防的窜进我的袖口,我打了个哆嗦,慢慢沿着飞艇的边缘向中央走,然后跳上窗口,连抓着窗户边缘的手都格外小心,我可不想打扰这里的主人,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先把鲁比绑起来,这样我的行动会有个保险……




然后很不幸的是我踩到了某个东西,它发出了一声奇怪的声响,我吓得不轻,结果又摔到地上,一支钢笔差点正中我的脑袋,我一转身,估摸着这一带可能是个书架,然后一本,卡得并不是很牢固的书本砸了下来,磕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一声沉闷的响声,房间里本来就很安静,这几声的效果就像石子砸在沉静的水面上,完蛋了,肯定有不小的波澜啊。



我愤怒的抬起脚想去踩那一本书,都是它的错,我这么想。然后我发现那是一本已经写了大半的本子,封面上还用记号笔写了几个字。



【RK日记】




“轰”的一声,我的思绪突然放空,头脑一片空白,抬起的脚颤抖着收了回来。




我也有来这里的动机,就是因为我觉得,RK一定知道些什么,关于我和乐乐侠,还有爸爸妈妈的事情,我曾通过瑞琪团长和菩提大伯多少知道了一些他的事迹……特别是他曾经想改变过去,而这也是我的愿望。但是当我提到爬山虎小屋的时候,瑞琪团长只是一笑,他说。


“乐乐现在还小,有些事情,要有耐心等下去。”



什么意思?



我怎么可能会想等,既然现在有关于我父母的线索,为什么我不去找?



我一咬着牙,把脑袋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全部清空,伸手翻开日记的第一面,以我最快的阅读速度看下去,手指几乎要把页面揉皱……




【我的名字是,凯恩。不过从今天开始,我就不再是这个名字了。】




突然间我听到皮鞋撞在木地板上的声音 接着感觉自己的领巾和上衣被整个扯起来,我根本没看清楚!对方以几近撕裂的力度向我撞击来,我的双腿开始悬空,手紧紧地拽住对方的袖口,猛地昂头,结果撞到了书架,脑中开始嗡嗡作响,我控制不住地痛呼了一声。



我知道来人是谁,他首先把那本日记拿了起来,就算透过那副蝴蝶眼镜我也能感受到他的愤怒,我死盯着他,直到看到几丝酒红色,那之中充斥着压抑了许久的某种情绪,我的愧疚情绪立刻不争气的涌上来,慢慢放弃了挣扎,就算他把我甩出飞艇也不为过,毕竟是我先想翻看他的日记。



“摩乐乐?还是……乐乐侠?”他开口,沙哑,并且比想象中无力。



“……算了无所谓,反正对我来说,一概而论。”他意外轻柔的把我放下来,我想刚才那一下估计耗费了他现在这个状态下所有力气。



他异常的疲惫,我突然没有以前那种敬而远之的情绪了,接着我开口:


“你是不是,很久都没有睡觉了?”


鬼使神差地来了这么一句,说完我就后悔了。



他明显顿了一下,接着嘴角轻轻上扬,透露了不易让人察觉的笑意。然后他顺着这个话题,开口,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这个极其擅长欺诈的人已经开始了他的诱导,那副蝴蝶眼镜静静的在我眼前放大,片刻之间已经近到我伸手可以摘下的范围了。



摘下来就向其其炫耀……我这么想。



“你居然有资格说我,明明也熬夜很久了。”


“…你怎么知道,”



“你困了,”他的声音轻得像气音,萦绕在我的耳边,意识开始模糊,整个身体开始变得酥酥麻麻,曾经我有过抵抗这种感觉的经历,但是这一次,我看到昏黄而柔和的烛光下,那副眼镜的镜片突然变得透明,细碎的发丝下,是反射着星点光芒的酒红色瞳孔,这种颜色很微妙。



“你的开始变得无力,身体却仿佛陷进柔软的羽毛之中,这时候闭上你的眼睛,眼前是什么?只是一片安静的黑暗罢了,不用担心,你依旧感到很舒服。”



“你困了,宝贝。”



“好好睡一觉吧。”




这是……眼神催眠,他以前是不是对库拉用过这一招。


在我失去意识之前,我隐约听到了这么一句话:





“接下来不是你的领域,摩乐乐,今后也不可能是。”




……以为要结局的,实在对不起,还没完。




我是乐乐侠,只有在,摩乐乐陷入沉眠的时候,我才会醒来,真正意义上拥有实体,这已经比以前需要一个契机好很多了,但是我想,机会和挑战也会变得很多,就像现在,搞不清楚情况的时候也会变得很多。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抱着一床被褥的RK和鲁比开门走进来,而且,为什么RK在看到我的时候,明显呆愣了几秒?



“是我失策了……鲁比……我应该先把他绑起来,或者,随便找个地方扔下去。”


他好像脱掉了那一身黑色风衣,这样看似乎正常了很多。





“BIBOBIBO”我看到鲁比强调性的点了下头,他的声音似乎有一些不解在里面。




我没由来的想笑,如果摩乐乐和我做更多让他想不到的事情,或许在以后的对峙中我会占尽上风,满足感不禁油然而生,真期待啊。而且我意识到一些记忆片段开始缓慢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已经来这里几次了,不幸的是每一次我在高空上找到飞艇能量就刚好消耗殆尽,就像有某种机缘必须让摩乐乐去寻找……一样。



如果是和他爸爸妈妈有关的话,那就太好了!那这样,就多来找几次RK吧!这主意简直绝妙!



这时有一句话回荡在我的脑海里,似乎就发生在不久前:



【今后也不可能】




不……可能吗?




怎么可能不可能,你未必也,太小看我了,就算现在没有,总有一天——



“凯恩,”我照着脑海中出现的片段说着,房间里安静得可怕,只听得见火光火星燃烧到一定程度后迸发开来的声响,我看到RK无声的站在那里,他现在应该能清楚地听到我说话了,前提是他把自己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首先剔除,比如说——


【你看到什么?只是一片安静地黑暗罢了】


怎么可能只是黑暗。


“‘我看到了,繁星之城’。”我觉得这不像转述,又补充到。“他是,这么说的。”




RK的嘴巴不自觉地微微张开,我似乎看见一滴汗珠垂在他的额上。



“记忆开始共享了?”



这问题有点没头没尾,不过我还是照常回答“岂止,虽然还是很不稳定。但之后一直有我做担保,所以肯定没问题。”



对方又沉默了,一时间我只能通过透过窗户望向地面,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每次当我在午夜飞翔的时候,我都在想,无论是摩尔庄园的城镇和农村,雪山和平原,总有着能燃上一整个夜晚的灯光。无论是黑森林还是拉姆神殿,白熊族的山洞还是巨木,都有着或是浆果,或是萤火虫发出的光亮。一星一点,构成了整个从高空往低处看的夜景。抬头往天上看,没有雾霭的夜晚,能看见流动的银河,耀眼的星辰,他们仿佛触手可及。就算我没有过去可能也不存在未来,甚至至今也只是知道自己只是为超人而生,假若能永远守护住这片地方,也没什么不好。现在想想,是不是就如同摩乐乐眼里的繁星之城?




但是他的繁星是父母,那是他的理想和希望,所以我要帮助他,乐乐侠无所不能。




“他在你身上看到了希望,那本日记。”我的语气有几丝责怪的意味,而且带着急切。我甚至有直接冲上去拽着他领口问的冲动,没由来的想做这样的动作。



“现在,你们可以走了。”沉默了许久的开口。


我为这样的回答感到气愤,愤怒的情绪从心底涌现出来,我皱着眉头,身体先一步进行行动。我快步走上前,随着几声靴子撞击木面,斗篷随着行动掠动的声响,我的双手扯住了RK的衣领,用了几近平时战斗时的力度,双手几乎要掐进布料里面。

他低头看着我,我抬头瞪着他,估计那副蝴蝶眼镜下面又只是冷淡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当他露出这种表情时往往是负面情绪最严重的时候,即便如此,我也得告诉他,让他好好清楚一些事。



“你别以为,这样就可以敷衍过去,RK。”我几乎咬牙切齿。



“这样的态度也该停了。”我知道摩乐乐总是莫名其妙成为便携式人质,这样就说明有些事情非他不可。





“等着瞧吧,一定会有那个时候的,因为有我帮他。”





【一定会有那个时候,我会好好帮你】我默念一遍,讲这句话刻在记忆里。




最后他什么话也没有回答,房间里只是诡异地沉默。我松开了扯着他衣领的手,突然意识到刚才的行为很没有礼貌,就算他的立场不清不白,但我对他并不讨厌。而摩乐乐?他似乎亲口说过“其其说得对,RK他不是坏人。”这样的话。可是……我现在道歉后悔的话,还有用吗?


“……,那床被褥,还是不要收走了。”我最终也只是憋完了这几句话,声音明显弱了下来,我的意思是——以后可能还会来。“因为无论怎么样,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我没期望他动摇——他会有吗?



我从窗口翻身而下,风和月光迅速围绕着我,低下头是仿佛坠满星尘的庄园。抬起头是渐渐远去的飞艇和作为背景的星星们。




【他看起来很疲惫】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愧疚替代了先前的冲动。




……虽然现在这么说已经没什么用了,我还是希望RK他,能睡个好觉。

END.

后话:这次写得很匆忙,以至于“繁星之城”,我想过很久到底是什么意味,这种意思还没清楚这篇文就生出来了【土下座】。对于摩乐乐来说,繁星之城是他的父母,所以当他知道RK或许和他的父母有所牵连的时候,RK就成为了这个意象:遥不可及,充满未知。而对于乐乐侠,他就是为了守护庄园而生,并且会毫无保留的帮助摩乐乐,摩乐乐对父母的执念,也是他的向往和永远不可企及的事物。肯定有私心成分在里面,比如我希望未来,RK真正成为乐乐的繁星之城——这样的吧。因为乐乐真的是星星一样的孩子啊【自言自语】

评论 ( 10 )
热度 ( 68 )

© 毓焰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