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乐出没频繁,偶尔掉落其它CP

【R乐】waiting for you(1)

补得乐乐生贺!虽然很晚很晚TUT

以及是给阿枭的生贺ORZ超级赶别嫌弃

算是个小情侣系列……【小声】

感谢喜欢!



————————————————————————————————————————————————

00

“致你”



01


他和摩乐乐该是什么关系。



……怎么会突然想这个问题,这么快就快闲得发霉了?



他摩挲着手中的勋章,烫金不断反射出阳光的色泽,木制的底片,雕刻着美丽而复杂的纹路,边角上镶着碎钻和水晶,中央半透明,强光以下会呈现出温暖的橙黄色,影影约约能够看见守护女神的轮廓,古老的图像闪烁着动人的光芒。


一看就价值不菲,尼尔拉拿出来的东西,估计是准备了很久。那位神秘莫测的法师,二十年前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从摩乐乐出生,直到今天,他估计一直在等待。



等待什么呢?



RK翻了个身,撑着脑袋半躺着望着身旁睡得安稳的人,眼圈有淡淡的乌色,面颊上还有一小块擦伤,脑袋上圈着圈纱布,头毛不怎么安分的翘起,没穿睡衣,睡裤也就是皱皱巴巴的五分,露一节小腿在微凉的空气里,整个身子裹得跟粽子似得白白一片,摩乐乐睡相不好,半夜喜欢乱动,得亏精神被消耗的厉害,不然按以前不安分的动作频率,指不定伤口又得渗血。



每一次脱了超人服以后,摩乐乐身上大伤小伤只见多不见少,战场上再怎么不可一世,嚣张的样子颇有原先“正版”乐乐侠的作风,脱力后超人服一消失回到飞船上,嗷呜大喊疼疼疼疼巨疼,睡觉都哆嗦裹着被子倒吸凉气,有时候疼得神志不清了就往RK怀里蹭,这时候才像个小孩,RK就扔开纱布抱抱拍拍,等摩乐乐累了睡了再把小家伙挖出来包扎。



什么时候接了菩提的班都忘了,只记得摩乐乐某一次拿着药膏半天不敢往伤口上抹,眼角都急出泪了,然后自己毫无技巧的抢过东西往上头一拍……然后就渗血了。



02


摩乐乐相当能折腾,不要命的样子颇有当初RK和瑞琪的作风,当年两位前辈趁着年轻气盛(虽然现在也正值壮年)独闯龙穴,刀光剑影打得恶龙只得节节败退,孤身闯出来的那一瞬间,虽然不承认,那种汹涌澎湃的热血与激情由内而外无法掩饰分毫,天不怕地不怕往哪都有股冲劲,然后他们成了前辈,碰着个比他们还能折腾的后辈……迅速就变成了操心操劳,警告劝诫,随时拉一把的角色。



瑞琪倒是坦坦荡荡接受,RK一直拒绝承认事实。



大概是因为RK本人……说到底,也是个没长大的,隐藏自带天才光环,能多幼稚就多幼稚,从前的黑历史抓一把,九岁开始到现在上十年,除原则性犯罪之外几乎无所不为,艾尔警官接替警长时看着一大摞“登录在案”头疼得不行,大事折磨大人小事折磨小孩,恶作剧做得“面面俱到”,而且极具自我风格。



就是这样一个全世界几乎都拿他没辙的人,突然要当“长辈”,当“哥哥”,明显就是在强人所难。



可还真别说,RK这个人的确是潜力不错,到底是让菩提刮目相看过的后辈,这“前辈”的角色,他当,从零开始,不到半年,像模像样,评价很好。



这评价自然来自他要重点“照顾”的后辈,摩乐乐。



当然一开始的时候,磨合期过得比谁都痛苦,一方对另一方意见很大梁子结的深远,另一方对这一方了解相当片面还看他不爽很久,但总归,两个人的故事总算是勉勉强强开始了,这故事进程总归是和其他人不同,毕竟身份特殊遇到的奇怪玩意儿更多,但还是不能免俗的……从一开始陌生人都算不上,到这么渐渐的,对方在自我内心的分量,像积谷子一样一点一点沉起来。



于是上天非常识相的大笔一挥,给这个本就奇特的故事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03


“正义之力和正义之魂源于死亡,从千万英雄的死灵中孕育而生,它当然包含了英灵们的善良,正义,同情和真心,自然——也囊括了他们对人间的执念。”



“他们也是普通人,他们拥有家人,拥有妻儿和父母,刀刃与荆棘刺入心脏的那个瞬间,他们是如此的痛苦,以致这种执念,是如此强烈。”



“他们的执念被利用了。”



不止一个人看见,在乐乐侠的影子旁边,徘徊着形状狰狞的怪物,它们随乐乐侠而生,随他的消失而消失,庄园和黑森林中陆续出现精灵和拉姆失踪事件,“他有着人类的样子,力气出奇的大。”恐怖再次降临,三人成虎,流言四起,乐乐侠,本就是突然出现在群众视野之中的一个太过奇怪的存在,没有背景,没有源头,没有记忆,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人们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被彻底利用激发。



骑士团团长瑞琪远行失踪生死不明,洛克莫名其妙染上伤病卧床不起,么么被层层维护不允许踏出城堡半步。RK联盟远在白熊部落巡查疑似有复苏迹象的奥塔精灵。



RK从得到消息的那一刻起脑袋就开始止不住的刺痛,敌人隐藏的太好他们被麻痹的太完美,环环相扣毫无征兆,定不是,或者不只是库拉那个不怎么厉害的老头子搞出来的。坏事一箩筐排山倒海般涌进来砸了他个措手不及,他四处奔走找为了不拖累菩提而离家的摩乐乐,哪想到摩乐乐没找到,小家伙倒是先一步找到了他,从外头飞进他的实验室一声招呼也没打。



“那些事,的确是我做的。”他把后颈上的碎发撩上去,有一个极小的黑紫色符号烙在上面,边缘的皮肤上有着触目惊心的红色擦痕,一看就知道小家伙有多恨这个东西,对自己下手没轻没重。



黑紫色印记烙上去的那一天起,英灵们的执念就被利用,被迫让本已熟睡的摩乐乐“觉醒”,就像原本的”乐乐侠“能够暂时驱使摩乐乐的身体行动一样。一切——都不是摩乐乐本身的意愿,然而一切,又的的确确是他做的。



”危险很快就要降临了,弗兰克和艾尔,大卫还有尤尤,丝尔特姐姐他们都愿意相信我,拜托了毛毛怪捎信给莫妮卡,因为根本没时间去和其其他们汇合……RK……我……“少年舔了下嘴唇。”么么公主帮我看过了,皇家的书房中,能够公开的部分里,完全没有类似的记录。我要去找尼尔拉法师……我想赌一把。“



”我必须,把真相找出来。“



他的眼中闪烁着光亮,他大大方方地开口,没有丝毫犹豫。



他的确是变了——RK想。



“接任”乐乐侠的摩乐乐不再像摩乐乐……这话说得奇怪,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荒谬之词,如果是原来那个摩乐乐,大概根本不能这么迅速的接受残忍的真相,恐惧与徘徊,趋利避害,是人性之常情,况且他仅是一个还未完全长大的小孩……



他开始变得像某个人,那个人就是他心中的英雄,而又不全是,他变得像是一个更加真实的,更加圆满的存在,不是原先显得有些虚妄的超人英雄身份,他这么一步步从脆弱与残缺中走出来,突然有那么一天,变得比原先的那一个,更加耀眼。



”所以你都想好了?来找我做什么?“



”……RK,你能不能帮我一次?“



安排妥当破釜沉舟下定决心,实则在大敌当前,一切都是未知数的情况下能够安心是不可能的,他需要同伴……换句话而言,他需要RK,而且在他彻底慌神的那一瞬间,有什么又让他迅速冷静了下来,他确定RK是不可取代的,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



他看着RK,不能太用力抬头,后颈还在火烧般的疼痛,他就这么盯着那个蝴蝶眼镜,RK什么也没说,他把摩乐乐拉过来,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伸出手揉他的脑袋,另一只手拿了根棉签涂上药压上去,摩乐乐疼得”嘶“了一声,RK轻声说,别乱动,先上个药。



摩乐乐只得抱着他,说,那你答不答应啊。


RK一边涂药一边说,我不答应怎么办?把你伤涂好了行李收拾齐全,然后扔下去?


TBC.


果然没写完……

本来不想走剧情的就想爽一下……结果就这样了










评论 ( 9 )
热度 ( 49 )

© 毓焰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