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乐出没频繁,偶尔掉落其它CP

费米、声优梗

 

 

Chapter 2


【伪父子向红优出没注意】


“米迦!!晚上好!”店门被一股蛮力打开,冷气欣喜若狂的包裹住闯入者,黑色的乱发,富有元气的声音,翡翠色的瞳眸。百夜优一郎在一周前调至广播电台,每天都几乎是深夜才返回。


即使是晚上,优一郎也是活力十足,他喜欢喝着热可可骚扰在柜台上的米迦,直到最后被店主赶到休息室强行睡觉,第二天清晨再次尖叫着跑到离咖啡馆并不遥远的电台,却次次迟到,屡教不改。


“晚上好,小优……”原本在走神的米迦在听到声响后立刻来了精神,黯淡下来的蓝色眼睛立刻恢复了明亮,他虽然对任何事情都表现出冷淡的态度,但在某种时刻,百夜米迦尔会展现出,意想不到的可爱的一面。


然而,当他看到门口出现了另一个黑发的,面部上写着“好麻烦真的好麻烦”的男人跟着小优走进来,并从一开始就形影不离时,他有些发愣,语气也明显低沉下来。


【小优一直都是一个人出没,那个人是谁?】


接着,另一个有着白色偏紫色的长发,步伐风骚扭着腰的男人也走进来,和原先的黑发男人搭话。但是,米迦尔并没有注意到那个人,他有些病态的开始胡思乱想,毕竟他的思想已经根植了一个东西——


“家人”这个概念,比什么都重要。


优一郎并没有看出米迦的表情变化,他非常在乎今天晚上能不能喝冰咖啡——虽然,如果米迦的回答是“不”的话,他会深夜爬起来偷着喝。身为兄弟,他无法转弯的思维让他无法理解和猜透他的哥哥,或许是弟弟。他近乎蹦跳着走向冰箱,呲着牙笑着,直到他的手臂被握住——几乎要捏碎的力度。


“小优,那是谁?”


“sisisisisisisisisi——!!米迦你放开!那是我的导师!我现在在他那里工作啊!!至于另一位……我不记得啊真的不记得!!!疼疼疼疼疼!”少年猝不及防的发出悲鸣,脸上的表情像沸水,不断翻滚变化。


松开身旁的人,还没来得及道歉,只见先前被忽略掉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猩红色的……】


无法表述出来的鬼魅和诱惑,带着几分调笑,更多的是危险,米迦感觉自己的身后突然出现数条细长的荆棘藤蔓,它们似乎用手捧着鲜红的玫瑰,那如同鲜血的颜色引诱着观看者去触碰,随之而来的疼痛仅会让这场你来我往彼此伤害的舞曲更令人感到兴奋。


他脱不开身,他感到恐惧,前所未有的。


那个人即将开口,他却突然想捂住眼前人的嘴,刚刚还在身边蹦跶的小优突然消失在视野中,沉沦?并不是,他单方面的控制,他想挣脱,却完全无济于事。



“晚上好,可爱的服务生,你蓝色的眼睛引起了我的兴趣哦~”



刚才的感觉消失了,米迦瞪大眼睛,他想起了昏黄的灯光,只有一个人的卧室,无聊的叹息和窗外的雨点,收音机些许的杂音无法掩盖的那丝丝温柔,磁性的声线,心中的坚冰悄悄的融化。


他不记得听完之后自己说了什么,他只是一直记得那个声音,从那时候开始就萦绕在耳中,保存在心里。他甚至想过,如果他见到本人,他一定要好好感谢,如果可以的话,他想说出口——“我非常喜欢你的声音,发自内心的爱着。”


现实是残酷的,真的好残酷


他第一眼看到本尊,除了眼睛的猩红留下第一印象之外,他想做的第一件事并不是感谢,而是。


“如果你再不放下,我想我会砍断你的右臂。”


“啊哈,指不定我会长出来,或者接上去也无妨哦?”上扬的尾音和灵活度惊人的腰肢,以及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毫不在意的说出猎奇的话语。


米迦很佩服他,因为他没有见过一个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把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理想形象摧毁得渣渣都不剩的人。



“百夜米迦尔……我有所耳闻你哦。”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异常清晰,鼻尖呼出的气息也喷到了米迦的鬓上。米迦一阵恶寒,他非常嫌弃这个白发男人。


“把百夜优一郎,也就是你现在唯一的家人,看得无比重要,可是,他这么觉得吗?”



“关你什么事。”


“那个男人叫一濑红莲,是我的高中同学,偶尔跟我联系时,经常性的提到优一郎,相当相当关注他的成长~你在今天之前,知晓这件事吗?”


“柊筱娅,早乙女与一,君月土方,三宫三叶。如果你对小优说这些名字的话,他绝对和很骄傲的跟你说,这些人是同伴,是家人”


“你亲爱的小优,已经拥有了新的家人了,米迦君~”


他的话语如同恶魔的低吟,直中红心的狠辣,他成功的让米迦停止了挣扎,看着他逐渐由冷漠转向恼怒的眼神,嘴角挑起一丝笑容。


他悄悄伸出手,握住米迦的手腕,然后向前举起,到原先,一濑红莲所处的方向。


米迦看到,在一套被精心准备的桌椅旁,有身高优势的一濑红莲,一反原先懒洋洋的状态,恶作剧的笑着,揉着优一郎的身体两侧,优一郎笑骂着声音越来越大,由于痛痒感,已经笑出了眼泪。


具体的原因是什么,米迦已经不在乎了,


他们极其像父子,或者,情人?


“小优的家人,只有我一个”他甩出去一把餐刀,听到金属猛然敲击在玻璃上的声音,看到了优一郎惊恐的表情


白发男人——我们可以称他为费里德,他笑了,咖啡馆的气氛,变得异常诡异。



TBC。


终于坑完了!!!好乱好乱我要昏死了……大家放心,作者三观正直,费里德和红莲只是高中时关系不好,费里德单方面想玩点好玩的报复一下,至于他为什么知晓米迦的情况,大家明白痴汉的基本素养,费里德确实见过米迦,咳。


总之,什么都要参上一腿又能进退自如的费里德很带感!暑期应该会一直更这个坑!


有OOC的话十分抱歉!语言较为朴实,觉得写日常不太适合文艺的描写,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这里焰叽、阿焰

前文见我的空间w


 


评论 ( 2 )
热度 ( 41 )

© 毓焰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