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乐出没频繁,偶尔掉落其它CP

【R乐】生者如斯

小短文

 

RK,摩乐乐双亲死亡前提

 

——————————————————————————————————————-————————————————————

 

要去看他们的时候,绵绵的细雨飘落下来滴在石子路上,伴着轻柔如丝如绸的清风,许是逢上初春沾上了些冬日尚残留下来的寒气。虽然对于他们而言,去年的冬日还不算寒冷。甚至称得上是温暖——也相当黏糊的一小段日子,回忆起来,还能嗅得出那个保留了近五十年原貌的小镇中,小旅馆的啤酒屋里特有的木屑味道,窗外飘着悄无声息的雪,屋里的木,制的是床,柱,桌,椅还有窗,刷着一层淡淡颜色的清漆,装潢非常简单,暖黄色的光洋洋洒洒却也小心翼翼,照在家具上面恍然就有了中温馨平和的感觉。

 

 

“家”的感觉。

 

 

不能怪被这样温暖惬意的短暂假象就冲昏了头脑,就不管不顾往对方的身上撞,神经紧绷了太久,距离彻底发泄的日子还没过多久,波动尚有余韵,原本对于彼此的那一点防线都变成了做做样子,不堪一击。那个时候,RK特别俱冷,一次次不暇思索地裹上厚重的被子,抱着少年还未完全张开的身躯。

 

 

毫无睡意,只是想赖在一起。麻色的被褥包裹着两个人,把所有的寒气都抵御在外,很快热意就冒上来,于是稍微拉开了点距离,刚刚好受得住一会儿又会靠近一些,小小的空间里RK一边亲乐乐的发顶和眼睛一边讲他的故事,他似乎是熬过了太久的纠结矛盾才下定了决心。他告诉乐乐他的真名,他的生日,他的年龄,他原先记得的关于父亲的一切,和与母亲在一起有些淡忘的回忆,他怎么遇见鲁比,怎么认识瑞琪,怎么站在前哨站每天清晨看骑士们的例行练习,偷学菩提的招式被发现,红发的团长还送过他佩剑和盾牌……红龙战争,海妖之心,摩乐乐记得的,不记得的,知道的不知道的他都会说。小家伙听着,比他上课的时候认真得多,直到深夜,生物钟扛不住,身体又因为太过舒适催生了睡意,他一只手捂住RK的嘴,身体往他身上蹭,闭上眼,说,不说了不说了,睡觉睡觉。

 

 

RK顿了一下,没什么不满。有机会的话,一起去看他们吧。他轻声说。

 

 

摩乐乐不蹭了,立刻睁了眼睛看着他。“RK……”

 

 

原先并非没想过,墓很早就修过,这是最坏的打算。那个地方父亲很早就提过,祭奠逝者,只需要把名姓刻在石碑上就可以,他说死亡原本就是回归土地,他的整个团队的人们,都抱着这样的觉悟。三天前我想办法托了封信,找人刻上了你父母的名字……他不做声了,气息断断续续的,最后两个词听不见声音只剩下气音,因为哽咽非常明显。

 

 

叫我凯恩……他说。叫我凯恩吧,乐乐。

 

 

乐乐明白,这很自然,原先就学了很多,早就不至于惊慌失措,为了这个人他要快点长大——小家伙仰了下脑袋,忍着自己也快涌出来的泪水,每每提到这件事,总像长不大的孩子。他握住凯恩的手,主动去十指相扣,他什么也没说。

 

 

先前憋闷了太久,早就失去了彻彻底底发泄一次就痛快的能力,时间也不够冲刷伤口,填补空洞。抱团取暖——听上去十分无力,却足以让他们把空洞一点一点填满,把折磨着他们的东西慢慢的,慢慢的渗透出来。

 

 

可以做到的……可以慢慢来的……来日还算方长。

 

 

他主动吻上去,一滴泪滑落下来。

 

 

已逝之人的碑前,摇曳着两束洁白的花。

 

 

END

 

 

 

碎碎念:如果你觉得这篇RK很脆弱感觉比乐乐还要严重一点……那么我的目的就达到了(你)

希望写出那种,不是轰轰烈烈,而是缓缓流淌而出的情感,究竟是什么……我也形容不出来。

父母离世是什么感觉因人而异,在我心中,每每想到他们两个失去双亲,什么地方就隐隐作痛,我妄想中的RK向来不是冷漠无情,而是耽搁了太久,摩乐乐更不是什么都不懂,永远长不大,这个孩子长大一定很有意思(笑。

 

喜欢上了这个梗,如果有缘的话会继续写下去。

 

感谢喜欢w

评论 ( 3 )
热度 ( 36 )

© 毓焰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