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乐出没频繁,偶尔掉落其它CP

【云摩】你所不知道的(中B)

由于太长lof卡顿只能分开发……

感谢喜欢!



B03

(时间线为五年之后,从此篇开始胡说八道,私设很多,注意!)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星火。”

云晓虎和摩多同居的公寓让两个人住其实也有点浪费,毕竟租一套房子利用率在百分之八十以上才算划得来,这套公寓有三个卧室,客厅和厨房也相当宽敞,阳台也是空的,两个人都没提想种什么植物,于是这房子没人的时候,的确有些死气沉沉没有活力。


……但是也没有说,需要两个孩子来增添生机。

摩多盯着端坐在沙发上的两小孩儿,给他们泡了甜牛奶(得亏晓虎还有些小朋友爱好)。想问什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这两个小家伙出现的时候,他的脑子可是彻底死机了。

——他就不该边跟爷爷打电话边盯着月亮,这盯着盯着就盯出两个小孩……虽然他们都是规规矩矩按门铃进屋的。

肯定想过报警,可小孩说是来找他们的,特别是听到小孩说自己的身份之后,摩多就更加确信是来找他们的了……虽然这事实吧,的确挺叫人难以接受的。

这两个白白净净的小孩子,是他和云晓虎的圣兽,烈焰鸟和啸天虎。

蓝色长发红色眼睛的男孩叫星火,不怎么说话,穿着一身红袍子,他把袍子脱下来,把背部给摩多看——烈焰鸟家族最初的红金色纹身遍布整个背部,惹得人挪不开视线,实在难以想象一个小孩子能够承担烙印的痛苦,所以这些纹络大概是与生俱来,也就是这些纹络,让摩多确信了这就是他的圣兽,至于为什么会变成人型……那当然得从长计议。

紫色头发的小家伙叫啸天——根本不用怀疑,除了眼睛偶尔是猫科动物的竖瞳,名字不一样,额头上有特殊符号之外,放那里根本就是一个缩小版云晓虎,吵吵闹闹的样子也不讨人厌,走过去就喊摩多要抱抱,直白纯粹的样子讨喜得很。

摩多把小朋友晾在客厅里自己去整理一下空出来的卧室,还没走多远就听见“怦”的一声巨响。

然后就听见云晓虎撕心裂肺的咆哮。

“他他他他他他他他们……”

毕竟他还年轻,这么突然就要为人父……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他他他他他们是我们的圣兽,晓虎。”摩多看着他好笑。“不不不不不是你的私生子。”

“哈?我才不信!”

然后手臂就被啸天用力的咬了一口,云晓虎“嗷”的一声痛呼,算是信了。

第二天就带着小朋友们去找梅林朵,遇到人就说是摩多带的学生,云晓虎蹲下身子,教着人小朋友喊“多多老师”,他一句小朋友一句,一声声喊得情真意切,喊得摩多偏过脑袋感觉脸烧得慌——说是教小朋友,谁知道到底喊给谁听。

这么一折腾,可算到了圣兽界,圣兽界的守护女神对不请自来的两位早有准备,备了茶水请他们坐下,换了身白裙子,正式开始谈论。

“梅林朵,你以前只穿那一身,怎么今天穿裙子了,我们都不习惯啦!”云晓虎先来了一句调侃,然后发现这才一眨眼的功夫,刚刚在他们身边的两个小朋友都跑到梅林朵身边去了。

梅林朵笑着说“之前穿得太随便,被阿拉娜骂了,说我穿得太中性,不像女神。”

之前的梅林朵,随便套个工作服就往人群里钻,卖包子成了个人小爱好,穿着再丰富也最多披个斗篷,作为圣兽界的代表,守护女神,的确挺不像话。

“我从小就和圣兽一起长大,的确不懂审美,以前没让你们见笑吧?”

“当然没有了,圣兽界多亏了有你。”摩多微笑着说。

“哈哈哈,谢谢你,烈焰鸟的主人摩多。”她把两个小朋友搂在怀里。“这一次过来,是问他们两个的事吧?”

“嗯,为什么圣兽还会有这种情况?”云晓虎说。

“会不会是圣兽界又出现了什么波动?”摩多说。

“不是不是,是他们两个自己的意愿。是这样的……因为圣兽本身也是生命,它们长期存在于圣兽界,因此生生不息,如果他们想做一些事情,这些事情,必须,也只能用人类的身体完成,他们就会变成人类。”

“那,他们想要做什么?”摩多看着探头探脑瞄他的星火,疑惑不解。

“我也不知道。”梅林朵揉了揉小家伙们的脑袋,叹了口气。“或许是要说什么话,要做什么事吧。这样的代价是很沉重的。”

“代价很沉重?什么意思?”

“一个月,晓虎。”梅林朵抬眸。“如果一个月内,你们的圣兽,现在的星火和啸天,没有做到他们想用人类的身体做到的事情,烈焰鸟和啸天虎,会永远迷失在人类世界。”

“怎么会……”

“迷失了,会怎样?”

“会变成怨灵,直到能量被其它圣兽吞噬。”






B04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啊……”云晓虎感觉自己脑袋都要炸了,他望着仰头看他的小朋友,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啸天委屈巴巴地开口,手拽住云晓虎的衣角,亮亮的猫眼闪出泪花儿来,单是看这一眼,云晓虎就缴械投降了。

他自暴自弃把啸天抱起来。“摩多,你问星火了吗?”

“没问出来……不忍心。”

得,他们两个半斤八两。

说要照顾小朋友,自然是该照顾便要好好照顾,这大冬天的不让人生病是首要条件,买药炖汤驱寒保暖,曾经见都没见过的都要试试,曾经没点亮的厨艺及时点亮……路漫漫其修远兮。


两位都有工作,还没到休假的时间,这大白天是肯定不在家,于是只能走点后门儿把小家伙们放到陀螺协会青少年组,至于陀螺圣兽玩陀螺的问题……算了,还是别考虑那么多吧。

临近年末,F市度过了降雪最频繁的时段,开始渐渐转暖,小朋友们刚来的时候两手空空,就穿了个袍子连鞋也没有,于是压根不怎么逛生活区的摩多和云晓虎开始计划买这买那。现在来两位成年人首先不得不为了过年那几天两位小孩的饮食起居操心,毕竟这两位小祖宗可不能让老祖宗看到!不然还不得吓坏了他们?

情况紧急之下,只得临时交给林飞和海力布。

这两位那才是正儿八经的情侣,同居着,和云晓虎摩多又是队友,关系很好,再说以前有些时候团队里就疯的像海力布林飞带三位小孩似的,因为父母都在国外奔波,他们两原先和父母商量过了不必赶时间过年。综合考虑,的确是最佳人选。

但饶是心理素质极强的林飞和海力布,看到两只变成人的圣兽,着实吓了一跳。

“云晓虎…这是你……”林飞心思细,很快就想到了最大的可能性,她愤怒地偏头看云晓虎。

“我没有!我很专一的!你相信我!”云晓虎哀嚎。随后立刻发现话语不对劲,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无形的醋味儿。他感觉海力布的眼刀已经投过来了,他只能小声开口“那个,林飞……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两个真是我和摩多的圣兽,他们因为有想要做的事才变成人的。”

“我知道,晓虎,刚才也是说着玩的啦,别在意。”林飞笑了,伸手拍了拍大男孩的肩膀。“想要做的事?是想告诉你们什么吗?”

“嗯?为什么?”

“因为成为人类的话,最方便的就是可以说话啊,宣誓啊,承诺啊之类的,其它的东西,似乎都没有‘表述’这个功能重要。”林飞认真分析道,身为军师,女孩的分析一直有条有理,令人信服。

“你说得对!林飞!”云晓虎把自个儿车钥匙往天空竖直上抛再甩手接住,用另一只手揉了揉两个小家伙的脑袋。“你们要乖乖的,爸爸过几天就回来。”

“云晓虎你……”林飞无语。

“嗯,晓虎。”星火说。

“再见!晓虎!”啸天笑出声,小虎牙都露出来。

“……”云晓虎无比委屈。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林飞爆笑。

“啊……”他烦躁的挠了挠脑袋。“我就这么不像一个爸爸吗?好歹也22岁了!”

“拜托,你17岁有的孩子啊?!”林飞估摸着两个小朋友大概是五岁,这么一推云晓虎真是罪大恶极。

云晓虎说不过林飞,挥挥手便走了。

大年三十,摩多和云晓虎回到了原先和爷爷们一起住的屋子跟老人一起过年,云爷爷摩爷爷都已经年迈,笑起来却都透着那么一股仙风道骨,和孙子在一起的时候更突出老年人知识丰富阅历广泛,云爷爷给云晓虎和摩多讲战术那是再多日子都讲不完,屋外爆竹除岁,屋内温暖家常。

摩多扎着个低马尾站在窗台上,望着窗外还未融化的冰雪,背影看上去清秀,微微的淡蓝色灯光打下来,红发带蓝发丝,红色的围巾随风飘扬,穿着个白色羽绒服也衬得青年干净。

云晓虎越看越感觉不对劲,感觉自己真是奇奇怪怪的,连喜欢上这个人也是,觉得“好看”的感觉只增不减,更别说“喜欢”。他便是喜欢,喜欢……到底是怎样的喜欢?可以是对朋友,战友甚至是敌人,可他偏偏选了那个最好的,也是那个最坏的,捧在手上,烫伤也不放手。

他真的很想让他知道,他是被喜欢的那一方,只需要在他告白后考虑要不要开始交往,在他坦诚的表达喜爱后,心里非常有底气,不再像以前那样因为孤独所以落寞,然后问他,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晓虎,你是不是为我做过什么傻事?

可惜这些都不能做。

真是完蛋……光看着个背影鼻子就酸了眼睛就红了,云晓虎你还长的大吗。

他借口贴窗花走到阳台,就在他迈步出来的时候,他看见摩多直接从阳台跳下去。

云晓虎吓懵了。


!!!?!?!!这里虽然不高可是也是二楼?!?!

他急匆匆的交代两位老人,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冲下楼,猛地推开门快速奔跑,到了室外,气喘吁吁的四处张望,看见了摩多以及两个熟悉的身影。

天空降下了细雪,庭院内的松柏针叶上都敷着冰,宽叶的面上都盖着雪,小池塘结了薄薄一层冰,透着纹路仍能看见水中的小鱼,千家万户除夕守岁都亮着灯,此时此刻没什么比那些暖橙色的光辉更能温暖人心。

“你们怎么来了?!”他惊呼出声,又喜又怕地走向他们的位置。

星火和啸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抬起头看着一个摔得狼狈,头发都散得稀乱,一个跑得狼狈,上气不接下气的人。

他们笑着说:“我想你们。”

小孩子的脸蛋儿被冻得红扑扑的,啸天戴着个奶虎帽子也歪了,星火整个脑袋几乎都埋在围巾里,刚刚扯下来这会儿又卷回去了。

云晓虎和摩多都“噗”的一声笑出来,特别无奈于自己不知不觉就对他们上心了这么多,毕竟人的感情之深是与付出成正比的,这两个第一次与小孩子相处的大孩子总算是体会到了责任感和育人的成就感。

“明明才几天……”他们无奈的把小朋友们抱起来,一人一个。

“你们快走吧,回去林飞姐姐那里。”云晓虎拨了拨星火的长发。

——你们快走吧。

这一句话,突然就刺激到了小孩的泪腺。


“……不回家吗?”星火的眼泪突然啪嗒啪嗒往围巾上掉。

“怎么了?我们很快就回去,只是现在不行……别哭了,快别哭了。”云晓虎慌了,摩多也不知所措,只是隐隐约约听到小孩啜泣着嘀咕着什么,拼凑出来便是:

“我好像……想起来我们是来干什么了。”

“什么?”

“我们……我们是来道别的。”





TBC

居然还没写完(~_~;)

评论 ( 3 )
热度 ( 23 )

© 毓焰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