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乐出没频繁,偶尔掉落其它CP

【云摩】你所不知道的(中A)

这是巨长的中……居然能写这么长我要疯
劲爆战士同人,原作衍生,感谢喜欢!





A03

梦之馆中神秘战斗盘正式开启之前,选手们会乘坐大型观光电梯到达“攻击环”部分,然后穿过一个黑暗的隧道到达正式场地。

“摩多,要上了。”黑暗中,摩多听到云晓虎如此说。

——从被你救起的那一刻起,一切都没什么可犹豫的了

虽然先前有过无数的流言,很多人依旧固执的认为摩多不可能加入劲爆战队——就算林飞报上的名单是绝对准
确无误的信息。

半决赛,正式以劲爆战队的一员这样的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出现在无数故人,曾经的手下,朋友面前。最重要的……出现在巴斯面前,从此,就意味着他与他的养父,所谓“恩人”势不两立,彻底决裂。

摩多深吸了一口气,踏出那片隧道的一瞬间,光线争先恐后地包裹住他,观众的喧闹在一瞬间停滞下来,所有人,都望向他的方向。

气氛尴尬得吓人。

“天啊我没看错吧!!那不是……”

“那不是摩多和云晓虎吗!他们怎么会在一起呢!”

“天呐!昔日对手今天竟然成了战友!快拍照啊!”

摩多站在原地,下意识的离云晓虎远了一点。

林飞推了一把云晓虎,云晓虎眼神示意阿豹,阿豹意会,两个人让摩多走在中间,林飞压底,这样特殊的走位增添了摩多的安全感,他往前看,发现云晓虎的手向后方摆成了“OK”,然后告诉他不要紧张。

这样的小动作着实逗乐了他,他拍了拍云晓虎的手臂,说“晓虎,不用担心,我没事。”

云晓虎的手型从“OK”变成了一个拳头。

摩多往前稍稍加速,直到两个人之间只隔一阶阶梯,然后他手握成拳迎了上去,力度不大的推了一下对方的。在摩多看不见的地方,云晓虎抑制不住地笑了。

旁观了全过程的林飞憋着笑不做声:傻晓虎,有没有人说你们刚才很像小情侣啊?

阿豹还有点懵:晓虎什么时候和摩多关系那么好了?

半决赛,摩多的成长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粉丝或许只能泛泛而谈,唯有曾经的战友与对手发自内心的感到惊讶。魔域幽灵队的夸克以自己的陀螺落下瀑布粉身碎骨为惨痛代价证实了一件事——那只涅槃而舞的猛禽,挣脱了所有束缚,得以天际傲游。


银翼飞鸟从瀑布的深渊盘旋而上,从高处俯冲而下,气旋如刀刃,羽翼高速扇动,频率超过了肉眼所能捕捉到的最高限制,羽毛的残影让所有人都无暇顾及魔域幽灵是如何被迫消耗完所有能量,被击败,坠落的过程。只得尽可能的捕捉到银翼飞鸟迅速撕裂猎物的每一个瞬间。

烈焰鸟,曾经陀螺界的传说也是恶魔,以摧毁对手的陀螺为使命,屡战屡胜,一度挫败曾经的王者海力布。却在与刚刚接触圣兽陀螺没多久的云晓虎的第一次决斗中惨遭折戟,往后,烈焰鸟的辉煌便被彻底取代,它变得无比被动,甚至迷失方向。观众席上有一路追随之人正热泪盈眶——已经有多久,多久没有看到这么自由的烈焰鸟了。

摩多为了风与爷爷战斗,为了把他们拯救出来。加入劲爆战队,这是他至今为止最无悔的决定,于他而言,云晓虎的无条件信任是莫大的鼓励与肯定,他看见云晓虎眼中的赤城,才发现之前像小孩子讨要糖果一样追求巴斯
肯定的自己有多么可笑。

他极度希望表现自己的价值,而云晓虎告诉他,那根本没必要。

“我们要相信,摩多他一定可以的,现在的他没有失败的理由,难道不是吗!!”

摩多站在战场上,深蓝色的长发,正红色的风衣随风飘扬,留给所有人一个挺直,坚定的背影,他从来没有如此体会过发自内心的充实与渴望,如此清晰的体会到比赛带来的刺激与快感。他的内心爆发着热烈的火花,他艰难地用手撑住自己,汗水顺着面颊滴下的瞬间,他望向草原战斗盘中奄奄一息的圣兽,说:

【烈焰鸟,坚持住,我们要赢,我们必须要赢。】

下一秒,烈焰鸟振翅而飞,涅槃重生。



A04

擂台战下一个对手——是雨。

风雨雷电,从摩多被收养开始,就一直陪伴在其身边。

不能说有什么深情厚谊海誓山盟,在黑暗基地里只是彼此抱团取暖,记忆中最亲的几个人。但是面对关系已经四崩五裂的故人们,还是终有不甘和懊悔——

“我希望你看在我们曾经在一起的份上,给雨留一条生路,我真的很不愿意看到你们自相残杀啊。”

风救了摩多,他并不在意摩多想做为何,只要是摩多出于自己的意愿行动,他便会支持,温柔地告诉他想逃便逃不必回头,而自己,因为不甘选择了留下,最终只能用祈愿的方式奉献自己仅有的力量。

“忘了?哈,我是绝对不会忘记摩多大人的!如果不是你,我会被人瞧不起吗!如果没有你,高高在上发号施令的人就是我了!要知道论天赋我并不比你差!论努力?没人敢说比我更努力!都是因为你!因为你来了我才变成一条狗!一条让人看不起的狗!你放心!!!我什么也不会忘记!”

“等着吧,我会让你一败涂地颜面无存!”

殊不知在密不透风的阴霾下,再也不会有一丝光打到雨的天空里。在药物的作用下,他把所有冰冷的憎恨与恶意全部宣泄,恨不得用言语的利刃一刀刀刺向对方直至血肉模糊,如此恶毒,早已不是原先的雨能够有胆子做出来的事。

摩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他的队友们都心照不宣的站在房门口为他担心着。

“这可怎么办呀,明天就要比赛了,摩多却遭遇这样的打击。”林飞握住晓虎和阿豹的手,小声地说。

“晓虎,要不俺们做点什么,让摩多开心起来吧!”

“我……”云晓虎吞咽了下口水,他盯着那扇门许久,随后把手放在把手上。“我好像知道应该做什么,我试试吧。”

“晓虎,你真的有把握吗?”

要是放在以往,这个问题的回答肯定是“那当然你就别担心了。”林飞问完就感觉自己问了句废话。

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不知道,林飞。”他拉下门把手,一反平时的乐天作派,眼神令人惊讶的执着认真。“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能不能帮到他。

但是绝对不可能让我保持沉默。

第二天,海洋战斗盘,在条件对翻海神蛟极其有利,雨使用药物实力翻增数倍的情况下,圣域火鸟在最后一个小岛破釜沉舟,将对手拉入水中翻腾数圈,直到耗尽对方所有能量,最后,雨在精神和身体崩溃的情况下只能跪到地上大口喘气。而胜利,以及独身一人就让队伍连胜两场比赛的荣耀,自然而然属于摩多。

他站在光芒之中,便是浴火的圣域之鸟,是引火铸身的王者,七个最强圣兽传人之一,烈焰鸟家族唯一的继承者,一身荣光,当之无愧。

林飞笑着,眼泪都从眼角溢出来,她用力地拍打云晓虎,问他到底干了什么能让摩多无所顾忌破釜沉舟。

“我什么都没做啊!”

“你瞎说!怎么可能?”

“晓虎,你就说实话吧。”阿豹还没从方才的紧张中缓过劲来,毕竟在那瞬间他都怀疑如果是自己,必输无疑。

“我真的什么都没做!”云晓虎挠挠自己的脑袋,“其实摩多他早就想好了,只是心上过不去那到坎儿,需要让他说出来,下定决心而已。”

另外呢,还需要那么一点安慰——

“晓虎?”

“嗯?”

“怎么突然……”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人。”云晓虎把脑袋靠在摩多肩膀上。“爷爷告诉我,抱抱就可以。”

其实是在为一时冲动找借口罢了。

男孩子相互抱着久了自然就有些难受和别扭,躺在床上抱着,就会好一些,摩多不说话由着云晓虎胡闹,只是睡着的时候,无意识展露的笑颜就已经证明云医生言之有理,行之有效……个鬼啊,到底是不是真的没一点私情,这迷迷糊糊的,谁也说不清楚。

最后一个对手,是巴斯,这令所有人始料未及,巴斯掌握着摩多最为致命的心理弱点,在极寒条件之下根本无路可退无人可以求助,观众席上的队友就只能望见一大片白光。

胜负已分。

摩多倒下的前一刻,满脑子都是救护车的长鸣和红蓝闪烁的警示灯,那可怕的光亮刺伤了他的眼睛。





A05

迷雾峡谷战斗厅。

云晓虎对抗巴斯。

原本毫无胜率可言的一场比赛因为啸天虎响彻山谷的嘶吼长啸带来一丝翻盘的希望。

然而卑鄙之人终是耐不住性子,难以置信,暴跳如雷之下,不顾规则一次性控制三只最强圣兽加入战斗。

刚刚获得新生的啸天虎又一次被逼到穷途末路。独身承受三个陀螺的疯狂进攻,如同一头猛兽被狼群撕咬啃噬,伤痕累累,身为王者的尊严被一点点撕碎。上一次,摩多亲眼目睹的是海力布的陀螺,摔成碎片的那个瞬间,海力布的表情狠狠刺痛了他的心。

摩多和阿豹气愤至极,直接翻越栏杆进入比赛场地,此刻没有任何工作人员亦或是群众阻拦,人们纷纷为云晓虎祈祷着,憎恨并唾弃无所不为者。

结果——终究还是遇到了两个最不愿见到的人。

“雷,电。”摩多挡在阿豹身前。“让我过去。”

“我们是不会让你过去的头儿。”

“你这个傻冒!他早就不是我们的头儿了,他是云晓虎那边的人!”

“多说无益。”他冷静的开口,用一种陌生而冰冷的眼神盯着雷与电,见风使舵,趋炎附势的性子刻在骨头里的两个人很快就嘘了声,口头上说着不是头儿,身体是
却做出本能反应,这实属可悲……可是摩多早就管不了那么多。

他满心的焦虑。

雷与电虽然只能虚张声势,但还是执拗地拦在他们面前。

“……摩多,这里交给俺,你先去帮晓虎!”

“不可以,阿豹。”他压着嗓子说。“要走一起走。”

“让他滚。”一个沙哑的声音从阴暗中传来。

摩多瞪大了眼睛。

“雨…你……”

“滚吧,你这个该死的叛徒,永远都不要回来。”他一字一句都说得异常艰难,隐忍着某种决裂的痛苦,脱离药物控制后他的身体几近虚脱,败给摩多更是带给他滔天的绝望,这份仇恨从此就如同刻骨的烙毒一遍遍折磨他。

——你滚吧,永远不要回来。

于是摩多走了。

雨站在那里,面对着他眼中大片大片的灰暗,脑海中不断回响摩多质问他的话。


“你难道忘了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吗?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雨,我们把摩多偷偷送回家吧!”

“哈?为什么要做那种没有意义的事情。”

“可是你看,他真的好惨啊,他昨天和我睡的时候还在喊爸爸妈妈……”

“……你居然让他和你一起睡?!”

“啊?哦……哈哈哈,因为他害怕嘛!半夜,这个小孩子抱着被子敲我房门,说他睡不着,我就让他睡我床了,不过咱们床板那么硬,对小孩子骨头不好,我等他睡着,就把他抱回去了!绝对没有弄脏什么东西!你放心好了!啊!好疼……你打我干嘛啊?雨?!”

“你这个傻子,真是没救了。”



——“摩多大人,他叫作雨,下雨的雨!”

“大人……?”

“雨?”

“从今以后,我们四个就是你的手下啦!”

“风,你在开什么玩笑?”

“这是巴斯大人的命令,雨。”

“哈?就他这个小鬼?凭什么?!”

“你小声点,雨!别被别人听到了!”

“雨!”

“干嘛?”

“和我比赛!你输了,就带我去外面玩,你赢了,我就不当老大!”



——“雨,快下来!这里没人!”

“我知道!妈的……我怎么会输……”

“摩多大人,你想去哪?”

“我想要那个!”

“哦……包子是吗?我这就去买。”



——“靠……那个紫头发小鬼也太强了,居然把剩下的几笼全买了!对不起啊摩多大人……我们……啊!雨你想打架吗???”

“你个傻子,巴斯大人发怒了,说我们再不把人送回去就杀了我们四个。”

“啊?真遗憾,诶?等等!雨,要不我们商量个事情
我们把摩多……”


“啪!”的一声,声音消失了。

——你难道忘记了吗?

早就忘了,雨想,他忘得一干二净。

迷雾森林内,啸天虎在深山中一次次咆哮震耳欲聋,他早就在敌人的数次密集攻击下显得力不从心,孤军奋战四面楚歌。

云晓虎在心里骂了巴斯无数遍,却依旧无法完全阻挡密不透风的攻击。

完蛋了……大不了同归于尽。

就在一瞬间,一抹明亮的红色闯入战斗盘内,其围绕在啸天虎周边旋转,形成一个无形的保护圈,数秒之内,拦住了虽有阴险的偷袭,云晓虎惊讶地回头——


那是烈焰鸟,那是一簇势可燎原的星火。

评论 ( 1 )
热度 ( 27 )

© 毓焰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