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乐出没频繁,偶尔掉落其它CP

【云摩】你所不知道的(上)

【云摩】你所不知道的(上)

1,童年伪复兴计划,标题瞎写

2,来自国产动画《劲爆战士》,以陀螺战士的故事为蓝本展开,cp明确为云晓虎x摩多,人物性格以第一部为纲,作了一定的修改。女性向创作,慎入。

3,以这篇文章,纪念我的童年,那些为了看动画陀螺比赛热血沸腾的日子,那些我喜欢的少年们。

4原作衍生,感谢喜欢

【A以巴斯举办的第一次洲际大赛为时间轴,大体方向不变,改编了动画版的一定细节】

【B以私设云摩五年后为时间轴,已同居,疑似交往,其实并没有,但是暧昧时期彼此喜欢对方。】

关于年龄:原作中摩多的爷爷失踪了十三年,一直被关在黑暗基地的最底层,直到被摩多找到,从此全剧最精彩的部分拉开序幕,当然巴斯自己作死,风的劝告,晓虎救起摩多也是媒介。摩多说“你骗了我十几年”“爸爸妈妈告诉我,爷爷早就去世了。”“我从五岁开始,就被巴斯大人收养,一直在基地中长大。”大致推断摩多三岁左右爷爷失踪,五岁父母遭车祸去世,同年被巴斯收养。

私设主角团在第一部年龄为17岁,海力布18岁,阿豹还有林飞稍微大一点,晓虎和摩多的年龄比较小。

————————————————————————————————————————————

A01

摩多在逃出黑暗基地的时候,快艇遭到鱼雷攻击,意外溺水被出门钓鱼迷路的云晓虎救起,这是他知道的。

而在木船上云晓虎计划着把他扔给鲨鱼等等,是他所不知道的。

包括云晓虎在昏迷的他身边嘀嘀咕咕一大堆。

“你要是不那么拽,说不定我可以大发慈悲一下。唉摩多啊摩多,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啊,是终于看穿了吗?唔,我看未必,风雨雷电不会知道你的位置来找我吧?巴斯会不会在你身上装GPS??那可就危险了!!我宁愿被鲨鱼吃掉。”

包括云晓虎想着是不是要做人工呼吸。

“你怎么还不醒啊……摩多,你不会……”

“再撑一会儿,很快就要到了,摩多,你可千万别死啊。”

云晓虎的口是心非很有意思,他总是嘻嘻哈哈大大咧咧的说出没心没肺的话气得人牙痒痒,“没心没肺”的特性也只有阿豹这种天然呆才不会被伤害。然而他总是在最重要的时刻心思细腻顾全大局,他叫嚣着要把摩多扔下去喂鲨鱼,却把他好好的拉上来,连同那只白鹦鹉都救起,放在木船上最中心最稳定的位置,然后冷静下来,很快凭着灯光找到了回去的路。


队友们除了阿豹都表现得不把他当队长,林飞更是每天都要对着他一顿火,可是在战斗时,云晓虎毋庸置疑是精神的核心。

不管怎样死皮赖脸的否定,摩多在云晓虎心中的份量,不是几句搪塞的话能撇得一干二净的。

“你们是好人,这个人情我会还的。”

“……你这个人真是的,老是那么拽。”

云晓虎觉得摩多拽,更多的不是觉得绷着个脸呼来喝去非常威风,被自己打败就会有非常强烈的自豪感,虽然征服猛禽的确是值得骄傲的事情,他只是希望摩多不再冷着那副面孔总是显得心事重重,皱着眉头——他早就被巴斯的队伍孤立,性格使然,让他始终无法违背自己的本心遵循巴斯的命令,这意味着他一个人独自承担所有,这是云晓虎不愿意看到的。

至于原因,虽然不承认,可云晓虎非常信任、喜欢摩多,打心眼觉得要对他好,他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红的是摩多,白的是阿豹,蓝的是我,绿的是你。”他望着那一排鸡尾酒出神,红色的那一杯或许是葡萄汁,越蔓莓汁和红酒吧,他也不是很清楚。

作为敌人,云晓虎产生了改善摩多的想法,如果作为朋友,这是人之常情。而作为一个领导者,想要改善敌人,实在是大忌。

他们还不算是朋友呢。云晓虎吐了吐舌头。

他希望得到什么?希望——

“你穿我的衣服吧。”

“……什么?”

“你的衣服不是被我撕坏了嘛。”云晓虎摸了摸鼻子来掩饰自己的紧张。“阿豹拿去缝了,其实我也可以帮你缝,只是麻烦——你看,你才从水里出来,感冒了非常麻烦。”

那时摩多的陀螺还是银翼飞鸟,至于学会追风绝越摩擦生火,那还是很久之后的故事。


云晓虎拿出一套睡衣——蓝色的,印满了黄色小老虎的那种,还是各种姿势的幼虎,对于同龄人来说,实在是幼稚至极。云晓虎本来不在意,还把这件衣服当做幸运符,现在要给别人穿,厚脸皮如云晓虎也脸红了。

“你要是介意就算了。”

“不,给我吧,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借用一下浴室。”

“哦、好……”

“云晓虎。”

“怎么了?”

“谢谢你救了我,”他低着头。“还有白鹦鹉。”

“谢什么谢,我像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吗?我可是云晓虎啊。还有,摩多,看着你左肩膀的图案应该和你的家人有关吧。嘿,你就别担心了,总是心事重重的。你的家人一定还在这个世上,你一定能找到他的,一定。”

说完这段话后,摩多盯了他很久,看着他浑身不自在。

“云晓虎。”

“嗯……诶?!”

【这个称呼,他不大喜欢】

“我好像知道,海力布这么拼命,也要为了豹族部落战斗的理由了。”

“什么?”

“没什么。”

光是看着那个露出虎牙的笑容,就能感受到他的队伍充满希望,充满能量,他眼中的炬火,永远不会熄灭。

阿豹让出床位给了摩多,摩多洗完澡之后躺在床上,很快就没有了动静。

云晓虎翻了个身,盯着摩多的后脑勺出神,他自言自语,语气却虔诚地像在做一场特别的祈祷。

“摩多,如果你有——我是说如果,有那么一瞬间想加入劲爆战队的话,那就来吧,我绝对第一个批准。”

“哈哈哈哈不过这是不可能的,你这么忠诚于拔丝地瓜,又怎么会?不过我替你不值,要是我的话,直接甩甩手走人了,因为那个拔丝地瓜实在是太可恶了。”

“林飞总是说我什么都不懂,她才什么都不懂呢!……好吧,虽然不想承认,我是什么都不懂,我不懂你忠诚的理由,不明白你的家族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明白你为什么又想逃脱。就像那个时候质问海力布,我肯定伤害到他了,我总是做这种事,很没意思吧?”

“可是如果我不说,就不可能有人会说,我是队长,可恶的角色我来当当然无所谓。可是你们总是想对我隐瞒那么多,真怕你们有一天会憋死……”

'

“算了不说这些,诶,我告诉你,其实你不讨人厌。我甚至想过背地里把你绑架走,肯定很好玩。”


“把你绑架走呢也没什么,就是先把你的陀螺收了,然后啊请你吃几顿包子,你不喜欢包子的话煎饺也可以,带你去玩一玩啊之类的……唔,等你的伤好了…说不定……”

“呼……”作息良好的奶虎很快就睡着了。

而睡眠很浅,听觉又相当敏感敏感的鸟类,却是早早的睁开了眼睛。


云晓虎……云晓虎……云晓虎……

【这个称呼,他也不大喜欢。】


海力布无论什么时候,就算是被虚荣心和胜负冲昏了头脑也没有改变过对云晓虎的称呼,林飞还有阿豹,在云晓虎开心、犯傻、发疯、偷懒、难过、冲动、郁闷的时候,都是一成不变的唤他晓虎,想想也的确如此——这个称呼一唤出口,'自己似乎就离温暖热烈的太阳进了一步。


第二天,云晓虎带着摩多出去钓漂流瓶,原本不打算让他穿风衣,还特地准备了新的衬衣和夹克,奈何摩多执着,云晓虎就咬着牙趁早上一点时间帮阿豹把最后一点缝补全部做完。


洲际比赛的场馆建立在大海之上,其广数千米,气势恢宏环境优美,梦之馆,更是以其种类繁多的设备,完备的训练、娱乐、比赛项目以及巨大的陀螺数据储备仓而举市闻名。


“那里啊可好玩了什么都有!等你的伤好了,我带你好好的去逛逛!”

原本是说着玩的,云晓虎又不傻,可以慷慨到……好吧,摩多除外。


“好啊。”

……

——他答应我了??!?!

云晓虎,17岁好青年,头一次在比赛胜利之外的场合体会到令他头脑发昏的惊喜。

然后晚上,摩多就不见了,下午,云晓虎就掉进了巴斯的圈套里。林飞惊讶的看着云晓虎沉默了一整晚,几乎一句话也不说。第二天早上云晓虎孤零零地一个人抱着白鹦鹉,坐在房间的窗口看着海景不说话出神,饭也没吃。虽然主要是因为右手无法使用陀螺,队伍前途成迷形势险峻,但更深一层的,还是和摩多有关。

他不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他挣扎着想要靠曾经那样不费吹灰之力般站起来在逆境中重生,可是有些东西,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挽回的。一个支离破碎的队伍,一个心理防线被压垮的队长,穷途末路,云晓虎再怎么异想天开,最终也只能做出放弃比赛的决定。

“对不起啊,”云晓虎的声音都含在喉咙里不忍心发出来。“我们这次,可能真的要放弃比赛了。”

“我想好了,等我把白鹦鹉还给摩多之后,我们就收拾东西回去吧。”

生活总是这么戏剧性,云晓虎落下这句话,是因为他不会想到,万分之一又是百分之百可能性事件,即将降临在他头上。

摩多说,“我回来了。”

“回来了”,就再也不走了。


“只要你不放弃,我们就一定有获胜的希望。”



02

“晓虎,拉发射器的时候角度还要往右边偏一点点。”

“嗯?嗯……嗯——?!”云晓虎连续发出几声怪叫,他因为这个迅速改变的称呼而感到讶异,他没想到摩多能适应得这么快,改变得这么彻底。

他叫我“晓虎”。

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看来家族的这件事,爷爷和风,家人与朋友,的确对他震撼很大,从各种意义上,摩多已经脱胎换骨,回归本心,真正为了自己战斗,所以他的意志才回那么强烈、强悍。

“你是左手发射,角度的控制和原来不同……晓虎?晓虎?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摩多,我们继续吧!”

“我只是想试试能不能改变,现在的我,已经不是曾经的我了,晓虎,我希望你明白这一点。”

“嗯,我明白,那我们可要加油了!”云晓虎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格外没底气,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实力来应对比赛,是远远不够的,他对摩多有愧疚,一旦
他输了,摩多救出家人的可能性又减了几分。

下午是正式的淘汰赛,轮回制的比赛,包括陀螺组装和考验陀螺性能的战斗,以及技巧比拼,最终选出最优秀的四组队伍进入半决赛,摩多和阿豹都是顶尖的高手,非团队必须出现的场合几乎没有云晓虎什么事情,他就跟着林飞整理资料,无聊了就偷偷溜出去见海力布,问上次的越蔓莓汁加红酒之类之类调出的鸡尾酒还有没有,再点几个蛋糕之类的,也不知道摩多爱不爱吃。

海力布一边调酒,云晓虎就在一边没什么事干,和他聊天。

“摩多加入战队了,明天大概会正式出场。”云晓虎说。

“嗯,我知道,林飞都告诉我了。”

“海力布,你不惊讶吗?”

“惊讶,你居然一点也不怀疑他是不是另有所图。”海力布把调酒的工具放下来。“不过我想如果是你,大概会很快接受他。”

“摩多怎么可能骗我们。”他叼着吸管漫不经心地说。“他不是那种人。”

“修改一下,不是‘我们’,是‘我’。”海力布认真的说。“承认吧晓虎,很早以前你就想过这件事了,别死鸭子嘴硬。”

……

“你还能说谚语,看来精神不错嘛!要是你也来的话,我们劲爆战队可就无敌了!”

……他可真会戳人痛处。“我都说了我要改行。”

“一个两个都这么拽,就不能松松口吗?”

“……好吧,我考虑一下。”

云晓虎呲牙咧嘴地笑起来,拿起东西就走了。

真正学不会松口的明明是老虎才对吧……真是没有一点作为猛兽之首的自觉,紫色的虹膜里时不时发出锐利的光芒,看来奶虎早就开始生出利齿了。

摩多和阿豹一直忙到晚上,云晓虎给他们各自带了宵夜热好,让他们把衣服换下来他帮忙送到洗衣房去。

阿豹和林飞在房间里商量战术,云晓虎带着摩多出门——当然不是去玩的。

摩多没带行李,也没时间买衣服,红风衣可以不换,其它的就必须自己想办法解决,云晓虎自告奋勇,深夜十一点带着摩多去梦之馆买东西,一般人看到这场景可能会被吓到——摩多穿着云晓虎的衬衫和上衣,阿豹的外裤,戴着海力布的帽子,用林飞给他的橡皮筋把头发扎起来束好,全身上下都散发着着“我是劲爆战队的人别惹我”的气质,云晓虎看着他吃吃地想笑,摩多有点尴尬,也有点手足无措。


梦之馆的内部是一大片模仿城市的建筑,有一个小型中心商业区,那就是云晓虎所说的“什么都有”的地方。由于完全模仿F市的构造,他们脚踩的也是沥青路,头顶上是光怪陆离的霓虹,几盏路灯安静地开着,洒下暖橙色的光,光影交错间,一切都有些令人懵懂恍惚。

云晓虎还是忍不住对着摩多笑了,他滑稽地手舞足蹈来表示自己的快乐,原先不明白的事情也迎刃而解:现在,摩多真真正正是他们这一方的人,他会站在自己身边,从今以后他们会拥有同一个目标——再也没有什么能让此时此刻的云晓虎更加感到满足和温暖的了。

“走吧,我带你去一家店,那家店里面能还原你原来穿过的所有衣服!”他站在摩多身侧,用手臂勾住摩多的肩膀把他往下压,带他往前走,他注意到摩多下意识地靠近,并不排斥这种好兄弟好朋友之间的行为。


“能还原我的衣服?听起来挺不错的,那是什么店啊?”

“你的粉丝为你开的呗,我刚进去的时候也被吓到了,连假发都有!我的粉丝就没这么热情!”云晓虎表现得万般沮丧。“至于其他的,我们就去超市里买吧,快点快点明天还要早起!”

一模一样的红色风衣,黑色衬衫和长裤,各种比例尺寸都有,店主是位女孩,云晓虎进来的时候他就有些紧张,看到摩多更是激动得语无伦次,幸福得快要昏厥。

而摩多是真被吓到了,又有一种莫名的愉悦,一种名为虚荣心的罪恶感,这个时候油然而生当然无伤大雅,关键是他真的被感动到了——这个世上有那么多人默默地喜欢他,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受,很孩子气,但对于摩多,顺理成章,实属难得。

“老板,你在这里给他量尺寸选衣服吧,多几件也没什么的,除了风衣之外其它的也可以,我相信摩多肯定穿着好看。”云晓虎揉了揉自己的耳朵,一拍脑袋“我去其它地方买东西,很快就回来!”

时间快要到凌晨,云晓虎才匆匆地回来,抱着个纸箱子,里面一堆东西,全部都是生活用品包括内裤甚至还有鸟食,箱子最顶上一个小袋子里面有一个包子,缓缓散发出淡淡的油汁猪肉的香气。

看着摩多和老板在等他,店内已经打烊关门了,摩多提着袋子看来已经自己付了钱,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


“久等了啊!对不起啊老板!还害你推迟打烊!”


“不会的云天王,为了陪摩多大人我当然愿意等!”

“咳”他把装包子的袋子给摩多,抱着纸箱子把上头打开“买的都是我平时的习惯用的,你看看有什么不行的就告诉我吧。”

小票上写着两个包子,看来自己已经偷偷吃了一个。

“不会,都能用,谢谢你晓虎。”他看都没看一眼就脱
口而出。

“哈哈哈,不用谢,摩多,以后啊有什么困难尽管和我说!”云晓虎笑出声,虎牙都露出来。“我可是你的队长,你想要什么,我什么都能为你做。”

云晓虎就是这样,大大方方的承诺,大大方方的开口,一颗赤城的心全部献出来给他认为重要的人,无拘无束也无怨无悔,至于这颗心在那个夜晚打动了曾深处泥沼的摩多这件事,是云晓虎所不知道的。





B01

B面讲述的,是五年后的故事,是我们所不知道的,当然,A面没有结束,那场至关重要的战事,还会在今后的篇章中出现。

云晓虎提出一起合租搬出云爷爷的住处的计划,是在第一届秋季青少年陀螺能力选拔大赛开幕式期间。云晓虎的队伍作为连续四年洲际大赛的冠军队理所当然受邀出席,可这开幕式还没进行到一半云晓虎就坐不住了,满会场地找摩多,摩多作为新人教练带着几个少儿组的新星在检录处检录,工作牌还没取下来就被云晓虎拉走。

小孩儿们显然不乐意了,拽着摩多的风衣一角不让他走,摩多无奈,只好从云晓虎这边下手寻找妥协的突破口。

“晓虎?”

“摩多,你陪我走走吧,坐在上面真是太无聊了……”云晓虎低着头,表现得委屈巴巴的。

“…晓虎,你是队长啊。”

“官方的事情,海力布和林飞都比我做的好。”云晓虎摸了摸自己的鼻梁,语气又委屈了一个度。“拜托了摩多,就一会儿?十五分钟?”

“好吧。”摩多叹了口气,把自己的风衣扯回来,小孩急了,气急败坏地看着云晓虎,结果云晓虎朝他做了个鬼脸,在小孩子内心因为被震惊而动摇的瞬间,飞快的和摩多跑出了体育馆。

“一个月之后,我们就搬出爷爷他们家吧。”

“确定想好了?”摩多和他的爷爷,在房子被烧毁后就一直暂住在云爷爷家。

“嗯,想好了,总不能一直麻烦爷爷。”云晓虎拿出手机把他收集好的资料给摩多看。“而且,我觉得合租可能会方便点,钱会花得比较少嘛,可以攒钱做更多的事,新的圣兽已经出现了,必须尽快设计出适合它的陀螺。这件事我想就这么定下来,摩多,你觉得怎么样?”


云晓虎作为F市与圣兽界(梅林朵)来往最为密切的人,成为了双方的使者和纽带,陀螺协会的副会长,包子爱好者协会(自创)会长,他还会一直作为啸天虎的主人,至于下一任接替者出现,或许会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摩多想了想,合租的确是最经济的,只是他们目前还算是几个名人,很多事情都比想象中复杂,他必须做好心理准备。

“这个地方,旁边是不是有包子店?”

“……有。”

“哦…还挺不错的嘛,就这了。”

“那当然了,这可是我云晓虎选的地方!我告诉你啊,各处都……”突然,那个安安稳稳的手机抽了风一样的抖动起来,云晓虎不耐烦的拿过来看也不看一眼就接了,于是就接到了来自林飞的高分贝咆哮。

“云晓虎!!!!你又跑到哪里去玩了!!!”

“啊啊啊对不起啊!林飞!!!”

“这里有要采访你的环节你还跑!!还不赶快滚给我回来!!”

“知道了!!林飞!!”

云晓虎抽开椅子,撒腿就跑。

“哦如果摩多在的话也让他过来,这里也有几个问题要问他。”

“你们还有三十秒。”

……摩多抽开椅子,撒腿就跑。




“你怎么不告诉我有这些东西?!”

“我也不知道啊啊啊啊!!”

“喂!晓虎,你知道他们会问什么吗?”

“不知道!还有摩多你跑步的时候别说话会喘不过气的!”

“我当然明白这一点,可你也不在说话吗!”

“所以说别说话!!!”




B02

“晓虎,你在和摩多交往?”

“噗哦——!”云晓虎猛地呛了口水。“什么东西,你在说什么?”

“我问你们有没有在交往……没关系,F市的人们都很
开放的。”


“你被他们捧到天上又摔到地上过……这不是重点!”云晓虎摇了摇头极力否认。“没有没有没有我们不是恋人、只是朋友,不是、你们怎么会这么想?”

“你们不是在同居吗?”林飞凑过来问。

“……摩多又不是小女生,我为什么不能和他同居?”云晓虎一本正经地说。“真的只是合租,非常非常好的朋友合租。”

“那好吧。”林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一个简单的问题,你能接受摩多把别人带到你们合租的屋子里过夜吗?”

“当然可以,这有什么不可以的。”

“睡一个房间呢?”

“也可以吧。”云晓虎的声音明显小了许多。“不过摩多不会那样做的。”


“晓虎”海力布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意识到自己表现得这么八婆性格非常崩坏回头一定要找作者麻烦。“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怎么想……我能怎么想啊,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晓虎。”林飞和海力布异口同声。

“……”

“海力布,林飞,我怎么会不喜欢摩多呢,他那么受人欢迎。”云晓虎侧过头看着窗外,平日里元气十足的声线。“只是这样的喜欢稍微变了那么一点点质,所以不用担心,我不会让它变坏的。”


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是从没理由的,毫无保留的信任,还是更早之前?还是稍微晚一点日子呢?云晓虎记不清了,记不清也好。

“摩多需要继承烈焰鸟家族,我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开玩笑。”

“那是他的荣耀,也是他的使命。”

“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摩爷爷去世了,摩多在这世上,是真正无依无靠了,又变成了孤身一人,他对这种感觉的体会,比我们都要深刻的多。”

“我不想让那种事情发生。”

他的家族对于他来说如此重要,甚至重过生命,烈焰鸟是信仰,它需要传承,传承——多么伟大而又沉重的字眼,云晓虎胆子多大啊,在这件事情上却没有过一瞬间的冲动与脑热,他想得甚至比林飞还要多。

他的爱情,甚至不能说是爱情的感情,非常纯粹。云晓虎怎么浪漫,生命里迄今为止最用心的几件事,陀螺,包子,爷爷,还有摩多。

“很老套的理由吧?可是没办法啊,它横在我面前,我心里没底。”


“我非常喜欢他。朋友的程度超出一点点,也就是一点点而已,只是这样,这样就挺好的。所以没关系,自己可以解决。”



“我没什么占有欲啊,所以,如果有一天……”

“林飞,你哭什么……你们女生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容易掉眼泪啊。”

“闭嘴,晓虎,你别嘴贱了。”林飞一拳头砸到云晓虎的脑袋上,力度却比往日要轻了许多。女孩清丽的声音都带上了哭腔。“阿豹肯定又给你灌米酒了,真是的。”

“林飞……”

“海力布,晓虎到了,你送他上去吧。”

云晓虎就这样稀里糊涂被赶下了车,同样无奈的还有海力布,云晓虎的影子在路灯下摇摇晃晃,时长时短,海力布赶紧上去扶了一把,结果看见云晓虎贼嘻嘻地笑着,一脸阴谋得逞的神色。


“……”你不会是在骗人吧。

“我说的都是真的!只是真没你们想的那么夸张。海力布,你赶快回去好好劝劝林飞,这里就可以了。”

云晓虎几乎是在一秒之内找到了万千灯火中属于自己的那一盏。摩多估计在研究自己新买的陀螺模型,或者在玩游戏?或者打电话给爷爷啊,这不是快过年了吗……他想着想着就笑了,吸了吸冷空气感觉眼睛有点辣,突然就打了个喷嚏。



这一切都被海力布看在眼里,曾经的奶虎长成猛兽了,言行还是曾经那一套,直白得不得了还总是正中靶心,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他明白林飞和自己的领域到此为止,剩下的只能让晓虎自己摸索。


“晓虎,那一次的访谈你记得吗?”



“……那可是从天上砸下来的惊喜,我怎么可能不记得。”





【“请问劲爆战队里你和谁关系最好呢?”

“劲爆战队里的所有人都很优秀,也很有趣,我们之间的相处都非常愉快,特别是林飞,我们三个男生都得让着她,训练都得听她的安排。”

“如果说一定要选出一个关系最好的话,我想,大概是我们队长吧。”

“我的情况和其它的队员不同,我退过两次队,并且不是最初始的成员。如果没有晓虎,可能现在的我就不在这里了。”

“我非常感谢他,当然,我也很感谢其它的队员,他们的信任也是不可或缺的。”

“请问你们会永远并肩下去吗?”

“只要队长没有解散的打算。”少年对着镜头无意识地笑了。“我就会一直站在他这一边。”】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53 )

© 毓焰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