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乐出没频繁,偶尔掉落其它CP

【R乐】再见,绷带少年(现代AU,原作捏造)


【R.乐实验组】 再见,绷带少年

  • ★【点文会写的放心】
    全文严重搞事,有游戏强加于现实情节,相当搞事,不要当真,不要当真!
    纯粹好玩,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历史知识这种东西没有的。
    放飞自我的现代拟人设定,考古学家RK和(假)木乃伊乐乐
    RK沿用原名“凯恩”


感谢喜欢

————————————————————————————————————————


#

凯恩从来不信什么鬼神幽灵,他在这个世界上科学方面相信的人从来都只有他老爸一个,他也阅读过几篇与世界未解之谜有关的经典小说,恐怖的气氛的确把握的比较到位,结尾也令人细思极恐,可惜这并不能让这位思想先进的高材生有所动摇。


虽然不相信,但是基本的敬畏还是得有,这是他们这一行的规矩,也是身为后人的基本礼仪。毕竟是闯人家老窝,毁人家安宁,表面上再怎么正直大义有些事情总是不可避免。


但是让他对着眼前的场景带着谦卑之心,恕他直言简直是天方夜谭——


为什么古墓的底层棺木大开,原本应该安安静静躺在里面的缠着绷带的千年古尸却在飞来飞去?!






#


头发是棕栗色,颜色鲜明,质地柔软。

绷带下的眼睛,隐隐约约是蓝色虹膜。

活蹦乱跳,还会说话,声线清晰明亮。


“RK?!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还不走?!”

……好吧,还是普通话,东方的神秘力量真是不容小觑。


他是不是应该庆幸一下自己的母亲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或者自己身上那一半血统?又或者是因为父亲工作太忙经常奔波,自己自小在中国长大甚至练成了一口带一点儿儿化音的普通话?——怎样都好,面前这个小鬼……绝对是什么时候偷偷混进来。


“怎么混进来的?”他在考虑要不要喊人把这个天天当万圣节过的小鬼捉走。


“啊?你在说什么啊?”


“我问你怎么进来的。”他掏出自己的手机打算发个信息给还在打转转的队友。“承认吧,这没什么丢人的,我小时候做这种事情的经验,可比你丰富多了。”


“什么怎么进来的?!你知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你他妈还呆在这里干什么?!现在报警有用吗?!你找死吗?!”


“那我要怎样?哦——恭喜你小鬼,你成功了,让我相信我挖掘到了一副千年古尸,会骂脏话还会讲中国标准普通话?连报警都知道怎么做的木乃伊?现在还执迷不悟,回去你就等着被妈妈打哭吧。”


“不过,如果你求我的话,我可以考虑跟他们说你是我亲戚家的孩子,或者我的学生,你看如何?”


“……你说什么?”少年的瞳孔剧烈收缩,他抓着自己的脑袋浑身颤抖,倚靠着破损的泥墙。在他的身体摩擦到那些壁画的一瞬间,一股金色的焱流迅速填补了由黑炭色组成的刻痕,这些耀眼的光芒粲然释放,凯恩抬头,一改方才的游刃有余和调笑轻蔑,整个人呆愣在那里。


“喂喂喂?教授?凯恩教授?凯恩?您在听吗——”混杂着信号紊乱带来的噪声,手机对面的人不断开口。


“教授?您是不是遇到什么危险了?……”



“凯恩!你是不…是找到了…什么,喂,说句话啊…”


“凯恩!”


凯恩!


凯恩!


……



?!




“是,我是凯恩……不,我这里并无收获,没有调查到任何东西……对,很快我就原路返回…不需要……嗯,谢谢。”


他挂掉了电话,庆幸自己的声音没有颤抖。


这个古墓墙上的字,他是第一次见。


可是每个字每个词每句话,仿佛印刻在记忆深处,阅读更是流畅无阻。


他紧盯着那个木乃伊少年,那个少年手足无措地蹲在地上,过了一会儿就鼻涕眼泪一把一把,哭得稀里哗啦地。


“RK……别开玩笑了快逃…别死……”一反方才的震惊,现在是绝望的嘶哑哭腔。哽咽和抽泣不断从手指的间缝中溢出,少年的身躯还没有完全长开,他缩成一团,一抽一吸仿佛钻进心里,引来凯恩心头一阵阵莫名的骚动。



……什么情况。


……他居然,很想抱抱他。





#

如果RK就这么死了,或许他还不会感到如此绝望。

因为他还活着——只是因为他还活着。

……你为什么不走?






#


“哭够了?哭够了就冷静下来,听我说,乖,不要害怕,没事的。”


“你只是做了个梦,现在大梦初醒,你有些不知所措,这是正常现象。”


他努力控制自己,同时引导眼前的少年进行深呼吸,他并不擅长哄小孩,也不明白这些无师自通的心理平复方法自何而来。他只是躲不开那双真挚而纯粹的眼睛,那代表着他给予了他全部的信任。


“没事了?”


“虽然你可能不会相信,你的记忆,估计还在上千年前。”


而你的全部同伴,故人,以及你口中的“RK”,大概全部都无法幸免于难。这个“灾难”名为“时间”,是这世间最为残酷无情之灾。


“我现在要赶回去和我的同伴汇合,在那之前…你……”他从自己的一套设备里取出相机,调试了一下焦距,这一切的一切太过匪夷所思,他必须留下一些证据和资料用作分析和研究。



少年并没有被“相机”这种设备吓到,他眼角还沾着泪水,眼睛被揉红。他的情绪不再失控,很快就冷静下来。“……我明白了,我来帮你吧。”






#

他几乎是落荒而逃般的,离开了那个地方,


只带走了几张照片,以及一张卷起的,泛黄的纸张。


古墓门关闭的那个瞬间,浑身缠满绷带的少年独自站在墓室的正中央,身边晃荡着幽幽烛光,他望眼欲穿,半个身影笼罩在黑暗中,无助而孤独。


凯恩甚至怀疑,他要是再多看一眼,就会迷失于此难以脱身,这块地方仿佛有着致命的魔力让他禁不住沉沦。


那个少年会用相机,也能用笔书写,只是他的每个动作都软绵无力——仿佛像沉睡了许久后苏醒的新生儿。


他是同行人之间最后一个走出墓室的,走出来的时候一反常态的浑浑噩噩,弄得身边的小助手吓得半死,还以为自家教授中了什么邪。


“哟凯恩!!终于舍得出来啦!收工之后我们去喝……凯恩?罗伯特?回神回神!你怎么啦?”风风火火跑过来的人二话不说就勾起凯恩的脖子往前走——那是他们的另一位导师,凯文。


“……没什么。”他的喉咙如灼烧般疼痛。



“喂,撑不住的话就直说。”凯文摸到凯恩后颈上覆着一层冷汗——这可不太妙。


“带我离开这里…我坐你的车回去。”


他们假装勾肩搭背地远离了人群一段距离。


“真的不需要给你喊医生?密医也可以,不过收费比较高。”


“不需要。”


“酒还喝不喝?大卫在等我们哦?”


“我怎么可能有时间喝酒。”


“咳……”他神秘兮兮地压低声线,趁着旁人还未靠近的间隙。“一无所获啊?凯恩教授?”


凯恩白了他一眼。


“说什么傻话,当然不是。”


“啧啧。行了我带你走。”说罢返头喊道。“其其——你们凯恩教授似乎有点不舒服,后续的工作交给你了,办得到吗?”


“诶?凯恩老师,真的没事……是,交给我吧。”青年还想问点什么,可他看见凯恩的半个侧面,他的老师看起来虚弱,却依旧冷静。其其点点头,返回现场去了。







#


凯文开着车返回酒店,抬眼看到后视镜中的人一言不发,黑框的眼镜被他放进了上衣口袋,他望着窗外的景色出神。


这可是件稀奇事。


“怎么了?你不用担心,其其返过头去就变成另一个你,拽得不行,这点小事你徒弟还是能做的啦。”凯文耐不住冷淡的氛围,他试着推测凯恩不寻常的原因。


“我知道,他一向都那样,劝了很多次了都改不了。”凯恩答。


“哈哈,谁叫你是他偶像呢。”

“说吧,这次破坏规则的理由是什么?”


车遇着红灯,电台里悠缓的情歌催人入眠,凯恩没吭声,他望着原先遗址的方向,今天的经历宛若一场梦境,奇幻奇特而又不可捉摸,如今记忆浮现出来,让他不得不正视自己一直以来的猜测。



 

“凯文。”许久,他缓缓开口,“如果存在一个文明,已经拥有现代文明的科技甚至更加先进,那里的人们混杂着中世纪的骑士、封建王室,古代中国的商业文化,现代文明的警察、科学家、发明家……”


以及一种、或许是多种难以言状的力量,使得兽可以为人,人也可以为兽,自然环境的力量被无限制放大,使之拥有了自我意识和形态。



 

这个文明的结果……会是怎样?





凯恩在墓室中原路返回兜兜转转时看完了相机中拍到的所有照片。



——的确没错,他看得懂所有的文字,甚至能够大致理解一些抽象符号的意思,这些巨大的信息量和图像在他的脑海中拼凑衔接,往返交错,最终形成了他的猜测,一个痴人说梦般,异想天开的猜测。


这是一个高度发达的社会,同时杂糅着多个时代的影子,像是孩童把历史中存在的事物打碎后,在每一堆碎片中拾起一块并进行强行衔接,凑成一块完美的拼图,一个高度理想化的乌托邦,它的时间、空间都与真正存在的世界脱离。



这个文明不可能存在……可是那个少年和遗迹又标志着板上钉钉的事实,昭告着历史,生命,真实的存在过。


凯恩提出猜测之后揉了揉自己功率过高导致痛的快要炸裂的大脑,他现在有些缺水,并且非常疲惫。他能够预想到自己的这位损友会怎么嘲笑和挖苦他、或者直接打电话叫救护车把他送进脑科急诊室。


却没想到凯文一言不吭地在路边停下了车,去商店买了两瓶运动功能饮料,等他再回到驾驶座上扣上安全带,凯恩已经清醒了大半。



“喝吧,青柠味的,这是你唯一喜欢的水果吧?”


“……我好像并没有告诉过你这件事。”


“你的确没告诉过我,我听别人说的。”


“…谁?”凯恩问。


“嗯……”凯文吞下饮料。“我的学生?”


“会什么会是疑问语气。”他没好气的说。



凯文在逃离他的问题,这毋庸置疑。不过自己像说胡话一样提出的疑问,也没打算得到肯定或者答复。


“哈哈。”


“没办法啊,学生太多了,又过去很久…”


不过喜欢你的那一个,我怎么说也不能忘啊。






#


回去酒店的时候,天色昏暗。


凯恩把整个身体砸进柔软的被褥,过不了多久,又会是新一轮的工作和安排。


他打算看一看那卷他一直没去动的纸,在新的文件和学生课题被发送过来之前。


手中的手机因为低电量而烧得滚烫,闪烁着红色的呼吸灯,酒店的中央空调在绝对安静的环境下吹得呼呼作响,他只打开了墙灯和床头灯,橘黄色的光芒只集中在一处。


窗帘虚掩,窗外风雨欲来。



他戴好手套,随后打开了那张纸。







#


【摩乐乐:


写这个的原因,其实也是希望有一天,你能有打开读的机会。

抱着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很不像我吧?


准确来讲,很不像“RK”,不像红龙之战时的“RK”,也不像与海妖王制衡的“RK”。

的确,做这种事很无聊——字面意思,我真的很无聊,在这个地方,什么事情也不能做。


同样也是字面意思,我已经,无能为力了、


一切,都已是强弩之末。


“真理之光”就是尼尔拉预言的“诺亚方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大陆保不住了。河湖和大海会被蒸干,生灵涂炭,这一块富饶之地,很快就会被黄沙和风暴所淹没。

我们的“文明”,这片“大陆”,是不该存在的,是造物主的失败品,是违背常理,多个时间时段的事物杂糅而成的混合体,现在,这个混合体终于要被打散了。

不…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影之书上面的最后的遗迹在哪里,“真理之光”真正的作用……你果然不暇思索的做了,一而再再而三地犯,你还真是屡教不改。


烛火要熄灭了,这份光明最后也会变成暗无天日。


你说得没错,这里诞生的黎明众生是无辜的——但这不能成为你强制唤醒真理之光的理由。

对不起,

我很抱歉。


我只能用无数圈的绷带裹紧你的身体,用所剩无几的药物止住还在汨血的伤口。摩乐乐,你究竟遭遇了什么?为什么我在你的身体上找不到一块完整的皮肉?为什么你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几乎不成人型,却依旧能听到你的呼吸?


那个尺寸完全吻合,几乎是为你量身打造的古老而精致的棺材……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没有心情钻研这些让我迷茫的东西,我只想让你醒过来。我想我大概是爱你,真是遗憾,我总是在绝境的时候想通一些事情。


我爱你,是我凯恩,爱你摩乐乐。


没什么理由,大概从你把深渊中的我拉上来开始,让我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我的救赎。


从现实来讲,的确是爱你,而且埋葬了不爱的可能性。不然不会死到临头的时候都在思考怎么照顾你,思考要过多久,你那么多细细碎碎的伤口才会愈合,我是不是能够撑到那个时候。


我也想试试叫你的昵称,乐乐。


你是不是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你长大会是什么样子?


鲁比消失了……看来现在,又和曾经一样。


不,我只剩下你……


不同时段的人也会被冲散……看来我也要消失了。


我好像…要死了。


我明白、这里为什么会有你的棺木了


我们都不属于这里,我们都是强加进这个时间的“外人”,从始至终属于“摩尔大陆”的,只有你。


你没有死,意味着一切还没有结束。

等我,】


等我——




我一定会……带你逃离。”他捏紧了纸张的一角。



他坐在那里,他感觉自己似乎已经被世界抽离,陷入梦境,看见了镜像之中的自己。


深陷黑暗,欺诱隐瞒,铤而走险。


却在触碰到太阳的那一刻,贪恋上了光和热。


……



房间里安静得吓人,直到信息震动的声音,如同银针落地。








#

“咳,凯恩?”


“我想了很久,还是告诉你吧。”


“假设真的存在这样一个完美的混合体,我想——它最后一定会覆灭,或者被冲散,所有夹杂进去的一切重新开始运作。”


“因为它的存在本身,就是不合常理的。”


“可是这个文明中的人们,这些生命是真实的,是无辜的,他们存在,绝不是为了有一天被毁灭的命运。如果要强行冲散,那么多牵绊和回忆,我想就算是造物主,也没办法完全抹杀。”



“所以怎么办呢,哈哈,谁知道!”



“我想……一定是有的,有一种力量能够挺身而出——这对于他们来说,大概就是‘英雄’了吧。”



“算了不聊这个了!本来就不是我的范畴……诶我问你,你到底在遗址里面找到什么啦?”


这家伙,居然还装傻。



凯恩抽了抽嘴角,对着手机话筒位置发了条语音过去。


“无可奉告,自己想吧,凯文老师。”


对方几乎是在眨眼之间便回了消息:


“我靠,RK?!”


【对方对您发出了视频通话请求】


RK打了个哈欠,按了取消后敲了几个字,随后拿着房卡出了门,他在走廊上大步流星,那张卡在他手指之间就差玩出朵花来了。


【别声张,摩乐乐在我手里。】


几秒种后,对方回了三个笑哭。








#

【神啊,在我的身体里面,还有另一个孩子的灵魂……】


……

“唔、咳咳!”

疼疼疼疼……感觉骨头快散了!

摩乐乐直起身子——从棺材里面。

他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睁开眼睛,凭着记忆找到缠在手上的绷带,拉开一些到别处再打结缠好。

整个过程非常艰辛,他的身体不算瘦弱,甚至在同龄人中可以说算得上很健康的类型,然而几个简单的动作完成下来,他居然累得直喘气。

他又累又渴,关键是,还被饿醒。



 

说不定我真的睡了那么久……



 

“不死之身”和“永生”吗,真令人烦躁,谁稀罕谁要去。



 

大家怎么样?还好吗?

他凝视着黑暗的深渊。

不行了,好想吃鲁比做的咖喱……

他揉了揉自己的腹部。





 


#

“Da—vid——”

“呜噗哦!!”深处零件和机械中的发明家被吓个半死,差点没把机油味的泡面撒了满地。


“我们组的设备是你负责吧?”

“是啊,你想干嘛,私吞国家文物?谁要和你狼狈为奸!”大卫骂道。

“…怎么可能,你怎么这么迂腐啊,我只是想让你这位伟大的天才,帮我个小忙。”RK正色道。

大卫被夸得心花怒放。“咳,看,看你这么识相的份上,说吧,你要干什么,我考虑一下。”

劫狱。”


等RK说出口,看见目瞪口呆的大卫,才发现这个词,还真带着点儿狼狈为奸的意思。







#

摩乐乐趴在棺材板上,饿得睡不着。睁开眼和闭着眼是一个样,黑得密不透风。他记得自己在十三岁之前还是非常恐惧黑暗的,光是下暴雨打雷就能把他吓着,可是短短三年之内他改变了太多,什么时候学会完全习惯黑暗,他也不太清楚。

啊……如果绷带可以做成食物的话就好了。

他怀疑自己醒来后可能会被活生生饿死,太丢人了,还不如一直睡着。说起来自己为什么会醒啊?

哦,似乎是RK,RK来了。可是又不是他,凯恩……是这个名字吧?凯恩教授、教授…大学里的那种??我天,他这么厉害?!

的确……如果他不当怪盗的话能做教授也不奇怪。

……

他还会过来吗,会不会带我出去…他不记得我,估计会把我先交给警察吧,哈哈哈没想到有一天RK也会成为警察的帮手啊。

RK,RK,RK



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轰——”


几束光亮刺入了混沌的黑暗。







#

RK其实并不敢确定,他是不是能够带摩乐乐出来。因为他本就属于这里,他的时间,空间都与现实世界交错开。所以他的离开是同时不被两个世界所接受的。

当他跨过边界的那一刻,RK有三种推测:


第一,被阻挡在墓室内不可动弹,

第二,被这个已经流逝了千年的世界所接纳后,真正变成一具腐烂的古尸。

第三,这种猜测得益于那几本“惊魂”小说,虽然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只要降落到他头上那就是接近百分之百的死亡率——摩乐乐作为这里的“守护者”,被强行带出的那一刻,或许会变得极具攻击性,变成杀戮成性的亡魂,敌我不分地攻击侵入者。

这么看来,似乎依旧是穷途末路。

可是他没有选择的余地,时间不容许他有半分犹豫,一旦新一轮的搜查展开,那个房间的位置极有可能被发现。


当他再一次迈入古墓时,望见了摩乐乐那双嵌了宝石般的明亮眼睛,那里面写满了震惊、喜悦和不安,这些情绪夹杂在一起,凝成一滴泪珠顺着面颊的轮廓滑落下来。



那种莫名的骚动被再一次唤醒。




啊……对了。


还有一种可能性,


如果把“只有摩乐乐属于这个世界”的前提推翻的话……


——或许,可以赌一把。




他走近那口棺木,蹲下身来,伸出手捧起少年的脸,拂去碎发,隔着一层薄薄的绷带亲吻他的嘴唇、额头和眼睛,一点点吻掉那滴泪水。



“...RK?不、嗯、凯恩?”他声音有点哑。


“嗯。”


“……您是哪位?”



“噗”看来还没缓过神。“都是。



“哦…那我还是喊凯恩吧”乐乐伸出手抱了抱凯恩。“欢迎回来?”


“……那你可能要失望了。”他把少年从棺木里抱出来。“我是来带你出去的。”


“真的假的?我能出去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赌一把吧,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外面冷,到风衣里来。”他掀开风衣的一角。


小木乃伊老老实实地钻进来。



大卫留给他的时间足够充沛,他们可以缓慢在古墓中行走。




“摩乐乐,你还记得多少关于我的事?”

“诶?唔我想想……你是怪盗,喜欢恶作剧,还是天才,在正义之力的实验中和父母离散,和我一样。然后你不喜欢吃水果,唯一喜欢和水果沾上一点点边的是青柠水,洗澡还爱放小鸭子…”


“行了,你怎么记得这么多。”他感觉自己有点头痛。

“谁知道,不知不觉吧?唉,洗澡放小鸭子没那么丢人的!”



“……我当时的年龄?”



他指的是末日之时,他的年龄,同时也是他的享年。

“你比我大五岁,应该是21,22岁的样子。”

“是吗……”看来还是晚了六年。

“怎么了?诶、其实我一直想说了,你现在很厉害啊!凯恩?凯恩……”


“……在呢。”

“嘿…这名字挺好听的。”摩乐乐笑。

“……”

“别说话,就快到了。”




他能感受到摩乐乐身上,至少目前依旧鲜活鲜明的,独属于生命的热度,摩乐乐的身体裹在风衣里,紧贴着自己的。古墓内干燥而阴冷,他们走着走着,少年的身体就像一个小暖炉,一些绷带已经被蹭散了,皮肤与皮肤摩擦相触。



在能看到几丝微弱晨光的地方,凯恩把摩乐乐抵到石壁上,少年伸出手臂搂住男人的脖颈。他们在摇摇欲坠的未来前接吻,交换彼此的温度。







#

你知道吗?

没有什么比“你还活着”这件事本身,更让人感到喜悦了。

因为你活着,仅仅是因为你还活着。

——这将是一个美丽而未知的新世界,不再同于以往,对于你而言,我希望你重新拥有新的生命,开始新的生活,希望你将沐浴着新一天的朝霞重生。


——而我将爱你




END(?)


评论 ( 18 )
热度 ( 48 )

© 毓焰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