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乐出没频繁,偶尔掉落其它CP

【群像/R乐】会玩

【群像/R乐实验组】会玩

很早以前的存稿续写……

OOC拟人,流水账,突然少女有
我所能想到的,最理想
一个都不会少的(笑)
乐乐是我的小太阳
bug是肯定有的,过了这么久很多细节都不记得了。

全文(8163)

感谢喜欢。

——————————————————————————————————————————————————



00

【今天晚上,么么公主秘密邀请所有的小摩尔在粒粒小广场集合,请你带好请柬,让我们尽情享受属于孩子们的夏夜吧!!——来自 么么-♡】




01

“bibo——bibo——”拉仔趴拉在摩乐乐的脑袋上,用它的两片小萌芽高频率地拍打乐乐的发旋,小精灵声音压得低,听起来就像小猫软软的哼哼声。



“我知道我知道,看到这个请柬第一件事就是怀疑,确认确认再确认,看是不是库拉搞的鬼,然后要找其其确认确认再确认,看看是不是RK联盟的再行动。”摩乐乐一把抓住拉仔,把那软软的一团塞到自己的背包里,他沿着树丛一路小跑,风温柔地吹拂着,尘土和落叶在他后方飞扬了一路,马靴踩在泥土上留下一串有规律的痕迹,小灯笼一样的萤火虫围绕在他周围。



这种萤火虫摩乐乐是见过的,在他的记忆里,这些只在树洞里闪烁的萤火虫,也只会在夏夜里窜出来,在被黑夜泼洒上深、墨绿色的森林里飞舞。他喜欢去扑,小小的光辉被自己捧在手心里,是不可言说的满足。


现在他跳过一个个盘虬的藤蔓,穿过一棵棵高耸的森木,眼前的萤火虫一会儿飞散一会儿聚合,光亮却从未中断,那些细碎的,渺小的,慢慢地变成照耀前方的灯塔。一个新奇的念头在小家伙脑袋里冒了头,他自言自语说:


“要是大伯问,我就说,是萤火虫带着我逃跑的嘛!”


“等等,要是萤火虫是库拉的圈套——那我不就完了!!”

脑海里的另一个声音再也憋不住了,“他”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哈!没事,摩乐乐你尽管走,不就是库拉嘛,我们又不怕他!”


摩乐乐听着也笑,跳跃和奔跑的节奏变得更加紧凑。


那句话是怎么说来着——


有了乐乐侠,我们就什么都不怕了。



02

抄近道的确是效率极高的方法,但就算是对地形了如指掌,摩乐乐还是无法逃避在森林里滚成一个小灰球的命运,几棵松树长了新枝嫩叶,小家伙脸上还光荣挂了点彩——于是在丫丽一边吐槽他一边用卫生棉球给伤口消毒时,摩乐乐只得乖乖低下头,一副做错事情的小朋友样。

“早跟你说过时间了,又抄近道踩点,真不知道你们男生怎么回事,都这么猴急!!”


“……这不是想早点儿来嘛。”

“连理由都一样……”丫丽拿起创口贴,故意用力贴到摩乐乐脸上,“嗷”的一声,摩乐乐爆发出响亮的痛呼,丫丽看到他疼得泪花都冒出来了,语气才稍微缓和点。“去吧,多多少少,RK联盟正找你呢。”

接着摩乐乐看到同样挂了彩的其其,总算明白丫丽口中的“你们男生”是什么情况了。


“哈哈哈哈哈其其,哈…你是不是又从雪山上摔下来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混熟了之后,看到这么直率的摩乐乐,其其还真有点儿不习惯,更不习惯的是,这原因还真被他说中了,直到现在他头发还是湿的,从摩尔拉雅山上滑雪下来,然后一个刹车不当冲进雪堆里这样的经历,他不想再经历第三次了。

“哼,你有资格说我们头儿吗!”

“就是就是!”


说罢,顽劣的双胞胎拿起草根饮料就要往摩乐乐嘴巴里灌。那种绿色的不明液体摩乐乐是见识过其威力的,先不说卖相糟糕,绿色的粘稠液体原本就让人提不起食欲,入口先是奇辣,若说辣实是痛觉,那这种辣估计能排个前十,辛味冲入喉咙和鼻腔,其后乱七八糟的味道汹涌而至,似酸非酸,还杂糅着苦涩味。

摩乐乐要跑,结果他的红巾被敌方掌握在手中。


“别!!!饶了我吧!!!”他以眼神向其其求助。



哪想到其其一脸爱莫能助。

…………


完蛋完蛋完蛋完蛋完蛋了


“少少!我们要保护乐乐!”

“好的哥哥!”


摩·热泪差点喷涌而出·乐乐真切的感受到了友情的无边温暖和感动,作文里怎么形容,哦对——就好像在沙漠中徒步的旅人丧失水源几近绝望之时偶遇了一汨泉水……所以他在库比比库惊讶于庄园里存在的另一对双胞胎时,握紧拳咬紧牙——迈开腿跑路了。


这俘虏跑了怎么行呢?一个胡萝卜一个兔子,“嘿嘿嘿”地笑着,举起酒杯凑近布多多布少少,这兄弟两本来就是胆小的命,哪受得了这种刺激外加视觉冲击,特别是食物的刺激,于是:


“摩乐乐这小子好像是欠点教训呢!对吗少少!!”

“是的哥哥!!”



于是当么么公主带着人,端着一块巨大的蛋糕赶来时,她望见在燃烧着的熊熊篝火后,金发的男孩逃窜似的穿过一桌桌烤得油光发亮,香气扑鼻的烤肉、各色新鲜的蔬菜水果,一抹灿烂夺目的暖橙色穿梭在火光和烟幕之间。无论是自信的笑容,看似慌张下的游刃有余,还是华丽流畅的动作,都耀眼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么么很熟悉,那本就是庄园甚至大陆上最耀眼的存在,这颗遥不可及,伸手所不可企及的晨星,他与他们的距离在摩乐乐的参与下,缩短至伙伴之间的亲密。


于是便有了这一幕——


“摩乐乐你犯规!!有胆子就别用别人的力量!!!”

“对!这不公平!!”

“说什么啊!”“乐乐”弯下腰来躲过一个甩过来的蘑菇魔法泡泡,然后一个后空翻躲过一个烂番茄。“我就是‘乐乐’,有错吗?”

“我靠!卑鄙!!”


……

不好意思这句话我们消音减掉重来。


“可恶!”

“别急,库比,比库。”其其冲到前方,小火儿紧随其后。“等到其它人来,他就必须恢复摩乐乐的状态了。”

“说得对!”

“头儿你真机智!”

……


“公主。”瑞琪微笑着拍上么么的肩膀,及时制止住了么么扯掉自己长裙裙摆,踹走高跟鞋的行为。“我们得先把场地布置好,才能好好玩,您认为呢?”


么么:…Σ(っ °Д °;)っ

么么:……

么么:“嗯!”




03

RK看到走路摇摇晃晃甚至神志不清的摩乐乐时,还是稍微有点吃惊的。虽然他没指望摩乐乐在玩得昏天黑地的时候能想到他,不过真的找到了这件事也在预料之内,除了当事者的状态……有那么一点糟糕之外。

“花婶和瑞琪会纵容你们喝酒?他们什么时候管得这么松了。”摩乐乐把脑袋砸到RK的肩膀上,毛茸茸的脑袋蹭了一两下。然后RK就闻到一股异常清新提神的草香。

“都怪其其……他们居然给我喝那种饮料……”声音都比平时小了几个分贝,看来是真的被折腾惨了。

“嗯?其其不错嘛,像我,有我的风格。”把看似虚弱的少年圈起来,让他充会儿电。

他来了,也没什么目的性,纯粹是远远的望着,像以前他做过的无数次那样,月光,树影,柴火,山洞,偶尔会有掠风而过的飞鸟,下雨也是常事,山洞就是天然避风港,还能瞥见几个小孩浩浩荡荡钻进树林里捉甲虫。


现在和以前不同,多了个时常偷跑到他身边的少年。摩尔庄园和平富饶,生活幸福美满的人比比皆是,经常弄一些活动,小家伙玩着玩着就顺走一些酒水饮料,甜点零食特产,那些摩乐乐小时候喜欢吃的小东西对他来说没什么吸引力,什么小鱼干、糊着双色巧克力的小杯豆子一般都是带过来的人自己解决了,还计划着什么时候两个人能大大方方地跑出去玩。


“滑雪、卡丁车之类的太大众了,你骑过猪吗?”


甩出来的问题直接唬住了无所不能的怪盗先生。


他问了还不够,还说自己当初骑着猪快跑,结果直接摔到阴沟里的光辉伟绩。新年的时候汗青会开着大船过来,他帮丫丽煮饺子意外的得心应手,看拉仔吃得很开心,他就一口气煮了一百多个;站在广场上看到一个装扮和RK一模一样的人,差点没报警,后来才意识到服装店搞特别活动穿成公主那样都没问题……诸如此类。

这让RK深刻的体会到,他当初说要摩乐乐“好好享受你快乐的童年吧”,他就真的一点儿也不客气地“好好享受”了,除了偶尔会有听到救命昏倒的小插曲,他的童年可以说是几近圆满,如果不在最后关头突然义无反顾卷进真理之光的纷争和直面自己的特殊体质,拼死拼活成为守护者的话,或许就能这么玩玩乐乐平平安安的渡过自己的一生。


跌跌撞撞后试探,起起伏伏后转折,时光流逝了多久他不太记得,只知道摩乐乐来到他身边之后,就再也没有离开。


倘若摩乐乐不这么选择,所有的荣光就不会被时间证明。现在的他,是当之无愧的星星,而他之所以闪烁,远远不止是因为他身体里的乐乐侠。

不过“童年”对于RK来说,还是个敏感的问题,而那位“犯罪分子”还没什么自觉,才在自己有一句没一句的安慰下满血复活,就神秘兮兮地从包里翻来覆去,东摸西摸,表情像是再说“我给你看个好东西保证吓死你”。


所以摩乐乐眼睛里放着光,一脸兴奋地把一盒子的卡牌拿出来时,RK终于忍不住了:

“你这是……给我添柴吗?”

摩乐乐不可能没听出来他语气中的嫌弃,他的脸立马就垮了下来,撇嘴显得有点儿可怜,他把那个盒子打开,上面贴满了贴纸,红的蓝的绿的都有,似乎是印象里和摩尔庄园有联系的飞船上面一种名叫“精灵”的物种,那段时间挺风靡,孩子们买糖就送,收集一个系列还有小礼品,盒子里面放着几堆卡,用橡皮筋扎起来,有那么一堆全部都是金黄灿灿的,一看就不简单。


“见过没?”

点数,火,木,水三属性,三神,拉姆王,还有搭配的说明以及卡牌名称。


“见习骑士的晋级考试,曾经用过这种魔法竞技的形式。”RK搜刮了一下自己的记忆,发现自己还是记得清楚。


……好吧,他看到摩乐乐同情的眼神了,根本不用怀疑,他先前的难过和委屈都是假的,做给他看的。


“来来来我教你,每个人几张牌,三属性怎么相克知道吗?同属性的话点数大就……”

于是两个都放着夏日狂欢不管的人,在不为人知的某个山洞里,打了不知道多久的卡牌,奇异程度堪比邪教仪式现场,还充斥着某种哀嚎声。


最终摩乐乐发出最后一声哀嚎,向后仰倒,算是彻彻底底宣布自己在牌技上和RK比起来差得不是一小节,是摩尔亚纳大海沟般的距离。不过打起来倒是比较爽快,他把手里仅有的牌甩起来算是认了,不管怎么样都要按规矩行事。

“你赢了……整套牌都归你。”

“哈哈哈,这就不必了。”RK轻笑了几声,这游戏虽然简单,比不上他以前设计的各种圈套,但是摊开自己和对方牌的那一瞬间也有种微妙的刺激,玩完几场也够了,用来打发时间确实很不错。

“这副牌以前我们天天放在口袋里,什么时候要排队啊之类的就拿出来玩,夏天的时候牌面上全是汗,皱皱巴巴的。”他整个摊在石头上,旁边就是烧起来的一团火,照着他的脸暖烘烘的,不过这可是夏天,背后早就有点儿黏黏糊糊,靠在石头上任汗水蒸发最好。“但是很久没玩了,我今天翻仓库才把它找出来。唉,明明是以前很珍视的东西啊。”

“都过了这么久了,如果还一直玩,那才奇怪吧。”

“可是你看啊,庄园里面就一套舞,左边抬一下,右边抬一下,然后转来转去的,这都跳了快十年了,也没人烦,现在也在跳,就好像还能再跳个十年一样。”

RK一愣,仔细想想还真的过了这么久,每次大型活动的时候众人齐舞的场面相当壮观,领头的还经常是几位老前辈。

“…只要有人记得,说不定还真能再跳十年。”

坐在他这个地方能望见下方熙熙攘攘的人群,很多孩子,在各色炫彩夺目的灯下,从一大块蛋糕的这一边吃到另一边。

这方土地,到底层层叠叠了多少快乐?他的从前也沉淀在这里,包括浪迹的起点、终点、纵使以前从未这么想过,他也不得不承认,他的的确确属于这里。

身旁的少年坐了起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珠转了转,冲着他眯了眼睛,小动作没停,火照在他身上光影交错,最后还是没忍住笑了。

“噗哈,十年后我都二十多了!大男子汉了!”

“哦,那你就不跳了?”

“当然要继续,只要我还记得。”他的眼睛在发亮,一簇小小的火焰蹦跳不已。

“……”RK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缓开口。“这果然是你才会有的想法。”

“什么意思啊!我不能这么想啊?”少年嘟囔。

“没什么。”十年之后,更久之后,他是什么样?就算自己的名号曾掀起一波风雨,很多人也都会不记得他,他也会随之忘记很多东西,可总有那么一些,一直在那里,存着,偶尔拂去尘埃瞧看,没怎么变化,捧在手上还有些热乎。想到这里就藏不住笑意,如果对于他来说,那东西是摩乐乐,那他就相当于一块小小的,滚烫的烤红薯。

“挺好的。”



“RK,”摩乐乐伸出手把RK的眼镜摘了下来,全庄园能这么做的除了RK本人估计就他这么一个了,还扒得特别顺手。少年内心挣扎了一下,还是开了口:“听我说、”

哪想到RK突然用手捂住了他的眼睛,一挥风衣熄灭了燃烧在洞口的火焰。视野内一片黑暗,感官迅速转移到其它地方:比如嘴唇上什么东西覆上来的触感。

——必杀技啊?!


他刚想出口抗议,就听见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大概三四个人,手电筒的光已经晃到洞口了,如果火焰不被熄灭,他们就会被发现。摩乐乐感觉现在就像小时候背着菩提大伯在被子里偷吃零食,心惊胆战地,还得时时刻刻注意脚步声的远近,不过相对的,这种情况下零食意外会变得很好吃……不管是舌尖触碰带来的刺激,还是黏膜,内壁,唇齿的摩擦,津液被索取……都让人感觉很舒服,想偷要更多。


声音渐渐模糊,摩乐乐趁着空隙,抓紧时间把该说的说完:

“咳!”

“就…对于因为我、害你没有一个,完完整整的童年的事!”

“………对不起。”

…?

并没有错,可是这么一说出来,味道总有点不对。方才有些意犹未尽,这句话很好的拉回了理智,想明白了为什么摩乐乐经常拿他小时候吃过的玩过的东西来找他,显然不是为了感慨和回忆自己的童年,或者让他陪着玩。

他拿出来的每一张牌,每一颗糖,每一句回忆每一句感慨,都是在尝试去小心翼翼地弥补,弥补他因为他而空缺的那段时光,本应最无拘无束的,纯粹的时光,于他们而言都是遗憾。只不过手段比较剑走偏锋。

RK尝试过改变过去背叛时间,残酷的事实是命运所下的定论根本不可能改变,时间悖论,无限循环,好在如今的释然是自己走出来的,也不算太糟。可怎么说,它也依旧是棉中的刺,现在就像摩乐乐拿螃蟹钳子去夹这颗刺,误打误撞还真给他夹出来了。


终于算是,完完整整。


“我不是说过了,不需要道歉,也不需要称谢。摩乐乐,看来,你完全没有听进去。”

“没…你生气了?不是、RK!我、我觉得你应该需要这句话……”

“哪句话?‘对不起’?”

“……我也不知道。”他的思路横冲直撞的,被逼到了死角动弹不得。

“那你听好了。”

摩乐乐大气都不敢出。


“我是不会原谅你的。”一字一顿,字正腔圆。

“啊?咳咳!别啊别啊!RKRKRK!!这真的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了,你就原谅我吧!!”他死命的盯着对方那双眼睛,平静如水,没有一丝波澜。摩乐乐想起他曾经那副冷漠的样子,漠视一切,透过去也只能看见一片荒凉死寂。

他灰心了,垂头丧气地打算坐起来收拾收拾东西回去,却发现——坐不起来。

等等,

“你怎么这么用力?”

“……”

“那个,我得走了。”他挣了一下。

RK没说话,手上力度也没减。

摩乐乐又挣了一下。

RK还是不放。

数次尝试未果,逃脱失败。

【我是不是应该把乐乐侠喊出来……】


“你还抱着我干嘛。”他用气声说,疑惑的情绪展露得更加明显。

“不原谅就不给抱了?”

“不给。”摩乐乐毫不犹豫。“要等价交换。”

“刚才的那套金卡,两套精灵贴纸,十五个星球杯,三本乐乐侠剪贴本,三罐浆果酿,一个圣诞零食礼包,六颗限量版弹珠,五枚绝版火神杯纪念币,加上我自己的,够不够?”

“喂,这些都是我的东西啊?!”而且你居然全部都记得?!还有乐乐侠剪贴本不是你的!别想多了!只是给你看看而已!

“你难道还要要回去?”

“呃……”摩乐乐感觉自己被骗了,可是他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再说RK居然记得这些东西,这对他来说可是个重磅炸弹。“你真的不原谅我啊?”

他没挣了,任RK抱着,伸出手臂绕到对方后背算是堪堪地回抱一下。童年的东西对他来说那一个个都是无价之宝,换他一个抱抱,他还觉得RK亏了。

“不原谅。”


——原谅不原谅归一码事,该抱的还是要抱。


“……好吧好吧,不原谅就不原谅。”





04

还好山洞里头凉快,安静下来还能听见水滴的声音。不然他们抱着这么久,绝对是又闷又热……可是,的确开始热起来了,气息喷洒在彼此身上,亲密的距离又提供不了冷却的空间,后颈和额头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脸颊也被烘出了浅淡的红晕。

“RK……我还有个东西要抢,很重要的。”他的喉咙里像是灌了什么黏糊的东西,少年音溢出来居然有点特殊的软糯。

“……英芝酥。神秘人命名,今天夏夜盛典的凌晨特供,限额50份。”他松开手。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真厉害……”说完,摩乐乐撑着RK的肩膀,站起来。RK就着扶住他腰干的姿势单膝撑地后也立正站起,望着月色下几个影子若有所思。

“你不用去抢了,还有更意想不到的。”

“诶?什么?等等等等你把50份全偷了?!这么无情!!那可是几位漂亮大姐姐几天几夜的成果啊!!”

RK想了想,如果他没记错,真正的主厨好像是餐厅的尼克。

RK无视他的异想天开,他缓缓开口“还打算躲到什么时候,其其小朋友。”


“……我以为这样已经很成功了,没想到还是会被你发现啊。”树的阴影里突然出现一块人形,实际上已经完全融到背景里了,深蓝发的少年就这么走出来,他穿着最初模仿自制的风衣,手插在裤袋里,表情是无奈的笑容,嘴角上扬眉头微皱。

“还差点火候,不过,或许我可以教你。”

“诶、真的吗?!”

“诶诶诶,先别激动,这是有代价的,比如——告诉我你到底要做什么,你看如何?”

其其又发光了——眼睛里面。RK倒是真的很懂该怎么点灯。

“很快你就知道了!RK,乐乐,这绝对是个大惊喜!”


其其迫不及待地向前踏一步,“啪”的一声,洞内瞬间洒满了金灿灿的火光,再向前,他的身后隐隐约约出现一片柔和的光亮,数以万计的星星点点,交织成海洋,映射到摩乐乐蓝色的瞳眸里,他睁大眼睛——那可是萤火虫,他不可能认不出来。


光亮中的人一个接着一个显现出来,他们有的吐舌,有的惊呼,有的无奈,有的东张西望赞不绝口,这一张张熟悉或不熟悉的面孔充斥着摩乐乐的记忆,填满了他的生命。


RK也站在那里没有动——他的眼前没有了曾经以往的遮掩,流光溢彩下的群像前所未有的震撼,人们的谈笑第一次能够明明白白地辨析,从未见过的风景一览无余,清清楚楚地刻印下来,就在此地,此刻。


“什么感想?什么感想?哈哈哈有没有很感动!其其——你真是太帅了!!!”摩乐乐激动得不行,大声的喊出来声音都混着嘶哑。


“嗯……瑞琪、艾森、凯文,库洛、洛克都在,再加上你。看来是没办法逃跑了。”RK眯着眼睛一本正经的说。

“喂!!这个时候还想着跑!还有没有人性啊!还有刚才乐乐侠告诉我了,他才没闲情抓你好吗!!”

“的确不可能逃跑,我们也不会给你机会。”瑞琪难得穿上自己的衣服,金色的头发披散下来,庄园的骑士没有平时的全副武装,庄严的气场上平添几丝柔和。“不过今天是特殊时期,好好享受难得的和平吧。”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知道你今天的确不会捉我。”RK接过瑞琪递过来的酒杯,和眼前这位昔日宿敌碰了个杯。

“嗯?这话怎么说?”瑞琪询问。

“你没带剑啊,敬爱的瑞琪团长。”RK抿了口酒后抬眼看了看瑞琪,语气中颇有点儿小得意。“你这么没情调的人,就算是去游乐场都不会忘记你那把剑的。”


“你……RK,我现在就可以把那把剑拿出来。”


“那还是不用了,瑞琪。”RK见好就收
“今天的确很‘特殊’,你们这样,不是因为乐乐?”


“……随你怎么想吧。顺带一提,给你们留了英芝酥。”

RK挑了挑眉,更加确定了内心的想法。

便装的么么步履轻快地走过来,红色的卷发扎成简洁的双低马尾,少女手中提着一个小篮子,塞进RK的手中,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

“交给你了,要好好珍惜哦!”


“…我的荣幸,公主。”RK后知后觉地应答,然后他伸手从篮子里拿出来一个英芝酥投喂给眼神时不时扫向这边的某位迟钝的小朋友。


金色的蛋酥外层酥脆清甜,内芯细腻柔软,一口咬下去,芝士和果味就会流溢出来,配合着时令独一无二的优势,迸发在舌尖上的,是层层交叠的美味,幸福和满足。

【——太好吃了!!】身体里的超人高声呐喊。

“对,我也这么觉得!!”

【只有50份?这也太少了吧!真的不能再多做500份吗!!】

“唔唔、不行不行很珍贵的!要收集很多水果浓缩到一起,总之很讲究!”

【哈哈哈那RK能吃吗哈哈哈哈哈哈!】

“诶!完了我忘了!!Rk——!!”

“怎么了?”他叉起一块英芝酥嚼吧嚼吧吞了下去,顺手还收了一盘凯文老师送过来的烤蘑菇,偏头就看见摩乐乐一脸如临大敌的样子。

“这个东西味道还不错。”

事情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摩乐乐,快点说点什么,说点会让他高兴的,或者惊讶的,暂时让他意识不到自己一口吃了七种水果的话。

“哦、那个、”乐乐挠了挠自己脑袋,蓝色的眼睛染上一层水雾,脸有点发烫,脑子有点发晕。“…………………我想亲你。”


“…………”“啪叽”一声,那块蛋酥掉到了盘子上变成了软乎乎的一团。金属的叉子有点儿握不住了,好吃的东西也失去了吸引力。

作战看来成功了,摩乐乐真了不起。

“…啧,怎么突然?”RK摸了下自己的鼻子,平复一下自己不争气的心脏。

“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看到你吃进去水果太激动了而已。“喂,难道没理由就不给——?!”

青年没心情跟他废话了,对着那张嘀嘀咕咕的嘴就咬下去。

进退未知,给予未果又会忍不住索取,这种感觉,无可否认的,非常好。



……特别是无视别人的目光,议论,叹息,惊呼和尖叫的时候。










END.

我又强行刹车了quq

谢谢你看到这里,认真看完的小天使请受我一拜【土下座】

其实少了库拉2333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加……

自己的腿肉真的……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好【笑着活下去jpg】

真的很喜欢群像,想看摩庄全员的手书比如幸福安心委员会之类(住口)

英芝酥是(名字)原创的点心!谐音相关可以猜猜看2333好吧我知道名字很难听很难听而且强行谐音_(:з」∠)_

对话真的超难写……我跪了……希望你们能喜欢TAT……


评论 ( 18 )
热度 ( 83 )

© 毓焰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