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乐出没频繁,偶尔掉落其它CP

【RK主/R乐实验组】是什么拽住了RK

【RK主/R乐】是什么拽住了RK

原作,拟人

要相信我,我对童年男神是真爱……(.)

标题党谢戳
别那么快走嘛TUT

—————————————————————————————————————————————

RK是个什么样的人?

往淘淘乐街上拉十个人,能有九种不同的答案,议论之间各有所辞谁也说不过谁,但总归几个关键词是不会变的:

怪盗,神秘,古怪,捣蛋

总的来说,就是与众不同。这词放在老一辈眼里就是匪夷所思,当然那些人老心不老,或者压根儿老不掉的除外。放在年轻人眼里就是酷炫个性的象征,再加上RK自身也走过中二路线,原则摆在那里,不干伤天害理的事情,据RK联盟的不可靠消息,这人自带刀子嘴豆腐心,耍着恶作剧,其实也是为了跟在后头的几个平平安安。闯荡流浪得再久也终究舍不得摩尔大陆,几位小朋友看得清清楚楚,当海妖之心的光辉唤醒奄奄一息的摩罗地海时,某位怪盗先生脸上发自内心,没有丝毫掩饰的笑容。

可是有一个词很容易被疏忽,这是非上帝视角或者某些局内人所不知道的,RK这个人,充满矛盾。

他可以让自己的所作所为像个小孩,而手段却可以高明过大人,一亿摩尔豆凭空消失,没过多久全部返还还自带利息,拿着那张纸左下角自带蝴蝶眼镜标识,生怕别人不知道钱是他还的,实在是叫人哭笑不得。这还没完,万圣节黑猫事件,红龙战争,黑森林……他出现的事件真的不算少,数数这黑锅也没少背,瑞琪失踪的时候更是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当事人倒不是太在意,他本来就不在意舆论和认可,想做什么就执行什么,想要什么就没人能从他手里夺走。

跟他有些交集的人都觉得他过分早熟,没有成年的年纪就差点儿把大陆掀了个天翻地覆,纯粹好玩的行径放到一边,一旦RK的行动有他自己的目的性,任何人都摸不清他的意图,一般是对立的两方RK插上一足,他的处境最为危险他却是最乐在其中,心思缜密方法精准,甚至一度不计一切代价,利用,绑架,欺瞒,作假,他的阴暗面也使人毛骨悚然。RK早早在别人不可想象的年纪就接触了那道界限——但是他的成长,却是履步维艰。

没有什么人知道他的过去——从那一次改变他人生轨迹的实验开始,他就亲手剪断了与所有同龄人的联系,连同自己的名姓与童年锁进不知名的角落永久封存,他曲起膝盖坐在原地,望着那些线——那些羁绊与机遇,RK所做的就是坐在他所画的圈中,圈外一条又一条的线牵扯起这个人和另一个人,有的是放射状有的是集束状,无论是什么样子都与他无关联,刚开始,偶尔还会把深埋在手臂之间的脑袋稍微抬起来偷瞄一下,没有羡慕的情绪是不可能的,但渐渐的,他学会了自己拨开所有的线——可是他走不开,他的脚上像是挂着沉重的锁链。

没有牵挂的RK更加自由放肆,可剪断所有的代价,便是狂风暴雨般肆虐的孤独,浸入深海一般的悲伤席卷住他,他开不了口,也放弃了开口。

么么渐渐成长,接受父母的悲剧,小公主擦干眼泪站起身,想要独当一面,瑞琪褪去了青涩和那身训练服,也不负众望的继承了那把代表守护者的利剑,从此成为大众心目中的一面旗帜,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太多太多,太多人从RK身边飞奔而过,他们成长得太迅速,眨眼之间只剩下RK站在原地,像儿时那样守着,他父亲留下来的一切,那几块记忆的碎片太过宝贵又极度残忍,像玻璃残留在掌上虽然微小可是稍微用力握紧就会硌出血。

有几句关心有几句责问,他都只能用残忍的语言回答。

可是那个容貌还停留在不到六岁的,那个年幼的,天真的,没有任何伪装的,还会笑得没心没肺的小凯恩,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在他的潜意识中挣扎,哭喊。



——那是一条微不足道的细线,颤颤巍巍地抖动着,虚弱地宣示它的存在。



这一条线的另一边,牵着那个实验的另一个关联人,摩乐乐。那个有着棕栗色短发,蓝眼睛,整天玩天玩地,和所有小孩子一样单纯天真到平凡无奇的小孩,成为了这条线的另一端。

这并非是彼此你情我愿的,消极点说,这叫做“逃不掉的命运”,积极点说,这算得上是“共同的执念”。——他们都在那次实验中失去了父母,这种执念是非亲临者所不能感受的,它就像一颗隐蔽的刺,十几年都能如一日地扎在心头隐隐作痛,摩乐乐比RK幸运,菩提和同伴的无微不至可以让快乐暂且缓解这种疼痛。

可是当他们孤独一人的时候,没什么不同,悲伤涌上来,明面上多快乐都躲不过。

更为重要的是,摩乐乐身体里面还藏着一切的根本,正义之力,现在名为“乐乐侠”的存在。


“我很,讨厌你。”

厌恶和痛恨是理所当然的,负面情绪如同洪水猛兽一度把习惯理智清醒的他吞噬个干净,连同那些记忆里的,对这个纯粹无瑕的灵魂的些许好感。那段时候,他和先前的他判若两人。


这种状态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对——就是那个时候。


一条线不可能无线延长,每条线都拥有自己的长度,什么时候断,什么时候延长,什么时候绷紧拉扯,都要看彼此的造化。Rk和摩乐乐之间的线很长,并且只能靠着摩乐乐一个人摸索着向前行走,行走的轨迹就是他的成长。RK我行我素这么久以来唯一疏忽了一件事,这直接导致有一天,他像往常一样坐在自己的圈子里,突然就没由来的感觉到自己的手腕,被轻轻拽动了一下。


线,拉紧了。


这一下勒住了他的皮肉,轻微到还没有挤压到纹络下面的血管,可是全身的血液几乎都在那个瞬间沸腾了起来,一种压抑了许久的情绪似乎冲破了牢笼占据了他的整个大脑,干涩了太久的眼睑变得疼痛难忍。他几乎是本能的抬起头。

在他的前方有一大群人,灰蒙蒙的背影看不清颜色,而那条线却格外显眼,直愣愣地指着一个方向。



摩乐乐回过了头。



那个孩子还是有点搞不清楚情况,原地打着转转,棕色的头发都被他揉下来几根,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但隐隐约约,RK看出来他东张西望的理由——他在找线的另一端。

身体里突然有一个声音,在原本一片杂音的环境里被乘数倍放大,那个穿着小西装,头发还是乖乖地垂在耳朵边上的少年,蹦跳着,欢呼着,那眼睛里闪烁的光芒,与一般的小孩并无二样。

如果放在RK还是那个时候的年纪,这种情绪就相当于,如果那次实验没有出事,小凯恩看见小乐乐第一次磕磕绊绊地向他走过来,奶声奶气地喊哥哥——如果有这种假设的话,他应该会是他的哥哥的。



【快看啊,在这里,喂,我在这里!】




RK把那条线,向自己的方向拉了一下。

在他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事情早就不可逆转,他清楚的看见,看见摩乐乐那双眼睛,第一次如此正视的时候,还是在儿时,少年朝小婴儿挥手,吊着个奶嘴的婴儿感觉到善意,也开心的挥了挥,那个时候凯恩就在想,那双眼睛亮亮的,像小星星。

摩乐乐举起他的一只手臂,大幅度的挥了挥,生怕他看不见似的,末了还疯狂向这边做口型。


【在那里别动!】


那个还会胆怯的,贪玩的,自卑的少年,成长了。

RK千不该万不该忽略这一点,现在他后悔也来不及,摩乐乐在朝着他的方向奔跑,在确定了的一瞬间,摩乐乐没有丝毫的犹豫与迷茫,他的目光如炬,只有一个方向,他也拨开了很多条错综复杂的线,那条两人之间的线似乎拥有了强烈的存在感,摩乐乐的每一步,都在向他靠近。

他原先围在脖子上的红巾被他束在了手臂上。

小牛仔夹克也大了一号。

眉间明显多了几分英气。

还有……



他突然觉得他错过了很多。




摩乐乐直接扑到了他身上,没刹车,冲力非常大,可是那一副视死如归,再怎么样也不想离开的表情可是一笔不落写在摩乐乐脸上,RK没办法挣脱开。这使得RK突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错觉。就好像摩乐乐往前跑来跑去走到天涯海角只要有这条线在就会回到他身边,又或者是如果有哪一方不向前走,这条线就会绷紧拉拽着两人都不动弹。


后来这错觉有了名字,叫做归属感。


听起来很好笑,RK这种人,会产生那种万千灯火万家炊烟我也知道我该去哪的情绪实在是怎么搭配怎么有瑕疵,可是没什么规定说他不能有。

该死的命运曾让他一度难堪,现在他看着摩乐乐变成乐乐侠,飞着很远打完库拉探索完遗址后偷偷跑到他飞艇上来,蹦蹦跳跳差点没把木地板踩穿,听到自己下最后通碟才跑到自己给他准备的房间里去打游戏,声音调最低以为自己听不见。他感觉自己放了个小风筝,偶尔被自己折腾着晃来晃去,这风筝也拽着自己,什么时候乐意下来了还不忘记糊自己一下。


但总归,风筝还是会飞回来,总不会飞太远。


他对摩乐乐的感情可以成为很多种,父爱之类的除外,他感觉自己有点剑走偏锋,这一切都是归于归属感。



这种归属感拽着他,那个小圈子里面的锁链一个一个被敲碎,直到某一天,风筝变成热气球,这条线也不至于时时刻刻绷紧,他们可以共同向前行进。






END.

结束的超级匆忙!!!!

感谢喜欢!!

评论 ( 11 )
热度 ( 97 )

© 毓焰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