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乐出没频繁,偶尔掉落其它CP

【R乐】如果你女装,我是不是可以娶你了啊

【有病的脑洞,双方严重OOC,少女心产物注意,大概会拓展成短篇,乐乐侠人格消失(见先前双乐脑洞),摩乐乐继续背负一切,作为乐乐侠又是摩乐乐存在的故事】

“婚礼诶,挺好挺好。”再一次感应到有人求救后,无数声“救命啊”涌入脑海,眼前浮现出白色教堂和吊着彩带的白鸽,蕾丝裙边的新娘和西装的新郎,只可惜教堂的顶部被摧毁,白鸽们羽毛杂乱得像落魄的鸡,新娘的白裙子上全是灰尘……库拉这是见不得别人好吗,摩乐乐在心里骂了库拉无数遍,愤怒在他的小脑瓜里积攒的越来越多。

直到红披风,白金头盔和紧身衣以及乐乐大锤都蓄势待发,摩乐乐还在一个劲的发泄自己的不满。

“快去啊,小鬼。”一旁看着的青年终于忍不住插话了。“再嘀咕,那老头估计会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绪拉着新娘结婚咯。”

这一句很有成效的激将,摩乐乐立刻抛去杂念,一蹬脚,“嗖”的一下就飞走了。

发现库拉,阻止库拉,维护庄园和平,这一切对于以前的乐乐侠来说就像吃饭睡觉一样平凡简单,他原本灵魂的存在就是为此而生的。可是对于摩乐乐却不一样,大概是因为与正义之力的完全融合,正义之魂的融合毫不意外地出现在了摩乐乐身上,于是一切顺理成章,他渐渐习惯了每次读着大伯给的书打瞌睡然后被求救声惊醒,也渐渐习惯了没有乐乐侠的日子,自己在暗处摸着乐乐侠的手办寂寞着苦笑,转身披上红色的披风,依旧以他曾经模仿过无数次的笑容迎接阳光。

顺带,他也习惯了在暗处的暗处和RK的私交,总是不经意间两个人目光相汇,或许是超能力的原因他每次都能认出RK的伪装,警察行政官医生护士神父女仆……也渐渐理解了他以前说的那一句“我就在你们身边”这样的话。至于RK,也从一开始的震惊到最后看着摩乐乐冒出来就说一句“要不要我请你喝果汁绝对不放安眠药”如此如此。

所以有时候摩乐乐会从RK的飞艇里蹿出来,在别人看来就像是——

“救世主!救世主降临了!”新娘擦干泪痕,欣喜着。

“不亲爱的!是天使!天使!”

……原来庄园里还有摩尔不认得他,像丫丽一样来自东方?

最后他成功趁骰子形成结界或者爆炸之前将它用绳索套起来连着库拉一起甩得老远。这次他很赶时间,以他从小就喜欢看热闹的经验。他觉得婚礼这种事情是相当重要的一刻也不能等,就算是别人的婚礼。

操之过急的代价就是从教堂顶端往后仰连续几个旋转结结实实的摔了下来,不过在别人眼中就像是深藏功与名的华丽退场,因为当所有人去查看“乐乐侠”到底怎么样时,摩乐乐早就无影无踪。

“让我们重新拉响礼炮,在英雄的祝福下见证美好的爱情!”


白鸽再次整顿羽毛展开翅膀。欢呼声依旧连绵不绝。

喷泉旁的绿荫下,方才消失的两个身影,一个背着另一个。

“怎么,很想看?”青年返头,看见背上的摩乐乐闷闷不乐着看着原来的方向。

“想看。”摩乐乐吸了吸鼻子,他的头盔被收了起来,棕色的头发里翘起几根杂毛。

“…你腿伤了,不能去。”他从没发觉自己原来有这么多耐心。

“哦……RK,我在想一个事情。”摩乐乐把脑袋扭回来,看着RK的侧面。

“你想说的话就说。”他目向前方。

“如果你穿女装的话,我是不是可以娶你了?”

RK顿了一下,抱着摩乐乐腿弯的手臂稍微收紧了些,却没有停下前进的动作。

“……”

“理论上来说,应该没有问题。”他忍住某种情绪

“哦,那你放我下来,就坐那里,喷泉旁边。”他下巴抬了抬,指着喷泉旁的大理石砖。RK把他放下来,看着摩乐乐拍了拍自己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咳了咳,然后用他那双蓝色的眼睛盯回来。

“如果我有一枚指环,你会戴上它吗?”他的腮帮子有些鼓,泛着不正常的红晕,终于是忍不住笑意了,仿佛下一刻就会爆笑出声来然后失去平衡摔到水池里。

可是RK 阻止了这件事的发生,他正色着反问:“摩乐乐,你会一直爱着你的新娘吗?”

摩乐乐有些懵,他觉得这个擅长引诱的人又制造了一个牢笼准备好让他跳,于是他故作淡定,实则有些心虚。“当然会,我会一直一直爱…着……。”终于还是忍不住结结巴巴,立马改口道:“我就随便说一下,你怎么会真这么做呢哈哈……”

下一秒,他得到了来自暗地的暗地里的同伴,原先八竿子打不着关系,号称全摩尔庄园性格最恶劣,神出鬼没脾气古怪的怪盗,同时也是拥有相同命运之人的,一个吻。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76 )

© 毓焰焰焰 | Powered by LOFTER